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落水無聲

君不見黃河之水天上來,奔流到海不復回

 
 
 

日志

 
 

武侠局版杀祭文 16  

2011-04-21 23:27:05|  分类: 原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 =

我发现我的坑……足够我突然想写哪一类的文章就跑去填的地步了……

——————————————————

  拾陆


  肖十一蹙眉,道:“听白兄这般说,莫非已握有甚么线索不成?”白玉堂双指捻起其中一封,道:“这是来信中日子最近的。肖兄可留意到这句‘西夏使已至,不日将遣人前往襄阳与王爷共谋大事’?本来小弟对此毫无头绪,可碰巧得很,那日送展昭出城,回来时让我遇见了个人。”肖十一和连城同声问道:“是何人?”白玉堂笑道:“连兄可记得杭州城内有位顾相公?”连城一愣,道:“顾相公?你说的是顾家庄的少主人?”白玉堂道:“正是。听说此人是那傅骔的义子,当日小弟在杭州曾见过一面,尚有印象,故那日一眼便认出来。”肖十一道:“白兄怀疑,他便是傅骔信中所指之人?”白玉堂颔首,道:“小弟确有这种想法。那日我远远随着他,见他落脚在西大街一处宅子里,后去探听,你道如何?原来那宅子的主人姓王,他闺女嫁给了王府大管家方益的手下。”

  连城一愣,随之又双眉锁紧,沉吟半晌,还是摇了摇头,道:“不对不对,此事不对。”他站起身,在房内慢慢踱着步子,道,“凭那人的身份,宿在这么一人家中,无论如何也说不过去。即便那二人有亲密干系,姓顾的宿在外头等那人上门拜访才是正理,怎会宿在他家?莫不是有甚么事不能走漏风声,又为了方便行事,才找了这个地方住下了罢。”白玉堂点点头,道:“连兄所言极是。”一旁肖十一看了他一眼,道:“那白兄的意思?”白玉堂道:“今晚去探一探罢。”肖十一点头赞同,道:“在下亦有此意。”他想了想,转头对连城道,“此行变数未知,你便在这里等着罢,无论探得甚么,明日天亮前我们必定回来。”连城点头,道:“那一切小心。”

  此事一定,三人又吃了些酒,便各自回房歇息了。

  入夜,肖十一与白玉堂换上夜行服,出了客栈,纵身跃上屋顶,往西大街去了。此刻正是子时,夜静无人,碰巧又是初二,新月悬空,难见其光。肖白二人藉夜色掩护,很快便来至王家大院墙外。白玉堂抛出如意绦,翻身上墙,见无动静,又将肖十一拉上墙头。二人伏在墙头片刻,见院内没甚么人,方轻身跳下院子。

  此处为王家后院,一进入后院,浓郁的芬芳之气扑鼻而入,溢满胸腔。脚下隐约可见蜿蜒小径,通往后舍。肖白二人蹑足而行,快步穿过花苑,绕过后舍,走出天井,来到前舍屋后。

  前舍亮着灯,屋内有人在吃酒,声响不大,但能分辨出是两个男人在说话。白玉堂与肖十一对视一眼,肖十一往窗下使了个眼色,白玉堂看了看,摇摇头,指了指头顶。肖十一会意,两人提气跃上外廊,一人伏于梁上,另一人长身倒悬,双足一勾,稳稳扣在梁下。

  白玉堂紧靠墙边,从那地方往下看,能见到屋内大半光景。屋里摆了桌酒席,三人就座,边上无人侍候。那吃酒的当中,有一人白玉堂是认得的,便是那在杭州城有一面之缘的顾公子。其余二人,一人不停斟酒,态度极是殷勤,另一人五旬上下,面容消瘦,神情绷紧,目光却炯炯有神,锐气逼人。

  三人吃了会儿酒,只听见那五旬老者道:“主人所言之事,还望公子多多上心。”那顾公子笑道:“季先生请放心,那头的事我已派人料理妥当,就等那位大人一声令下。”季先生点头,道:“公子乃朝上那位大人的得力门生,主人自是信得过。只是事关重大,不容有失,才命我前来探问。”顾公子道:“在下明白。”

  季先生又道:“此外还有件紧要之事。”顾公子问道:“不知那位大人有何吩咐?”季先生略为一顿,压低声道:“是关于那位使者。”顾公子道:“使者如何?”季先生道:“主人想请公子转告那位使者,近日暂不能约见。”顾公子一愣,问道:“可是出了甚么意外?”季先生点头,神色凝重,声音又压低几分,道:“顾公子可知日前王府失窃?”顾公子一惊,道:“被盗何物?”季先生不语,指尖往杯里沾了点酒水,在桌上划了几笔。那顾公子一看,当场变了脸色,道:“这……”竟接不下话来,半天才问道,“可已追回?”语调竟似变了番模样,少了几分温和,多了一点阴鸷。季先生脸上露出愁容,道:“尚未有下落。虽朝廷那边暂无动静,可一旦那些东西传到那边,别说是我们大人,就算是朝上那位大人,恐怕也性命难保。”顾公子道:“此事不妙。我得赶回京城将此告之大人,再作道理。”季先生点头,道:“那使者那边……”顾公子道:“我派人叫他先离开此地便是了。”季先生道:“如此甚好。”

  顾公子却仍为盗窃之事心忧,他道:“那窃贼手持性命攸关之物,那位大人和我家大人一门竟是悬在那上了!”季先生道:“襄阳往京城一线大人已埋下人手,任何可疑人物,俱杀无赦。至于京城内,主人也布下一棋。”顾公子道:“哦?”季先生道:“公子可知,当今世上能真正妨碍主人的是谁?”顾公子略为一想,道:“可是……开封府那人?”季先生颔首,道:“那人曾多次破坏主人的大计,实在是主人的心腹大患!此人不除,主人日后兴业之路必不顺利!”顾公子道:“不知那位大人有何对策?”季先生忽地一笑,捻了下胡须,道:“那位大人已想到铲除此人的妙计!”

  顾公子奇道:“是何妙计?”季先生凑近顾公子耳边,轻声说了几句。梁上的白玉堂硬是竖起耳,也无法听清一言半语。却见顾公子面露惊愕之色,怔忡半晌,才道:“这……这个……这可行麼?”季先生笑道:“公子似乎很是怀疑?”顾公子忙道:“并非质疑那位大人,只是听闻那人乃江湖有名义士,怎可能轻易……只怕其中有诈,不得不防啊!”季先生道:“我们大人自是想到这点,之前也多次试探方对他放心。即便那人中途变卦也无妨,此事木已成舟,到时倘若事败,将罪名尽数推在他身上,倒也算砍断包黑子的一只手!”

  评论这张
 
阅读(38)| 评论(4)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