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落水無聲

君不見黃河之水天上來,奔流到海不復回

 
 
 

日志

 
 

武侠局版杀祭文 17  

2011-04-28 18:18:30|  分类: 原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哎唷……古代的称呼啊……

——————————————————

  拾柒


  却说那顾公子听季先生如此说,仍不放心,道:“只怕他临阵倒戈,到时反咬那位大人一口岂不糟糕?”季先生冷笑道:“那倒好,脸皮撕破,主人自不能再信他。派去的皆为死士,即使被逮住也不会落下任何把柄,死无对证,成不了气候。”顾公子想了想,问道:“可需在下帮忙之处?”季先生笑道:“公子爷不必担忧,这边自有人安排。”顾公子摇头道:“若书信落到那人手上,我们大人身在京城,怕难以自保。如此大患,断不能留!”季先生道:“公子对那位大人,果然丹心一片。”顾公子叹口气,道:“大人为这事,多年来劳碎心神,倘若此时功败垂成,恐再无东山再起之日。”

  季先生道:“有像顾公子这般人物相助,自能功成名就。”他哈哈大笑,道,“主人对公子也极为欣赏,事成之后若公子愿意,还请前来协主人一臂之力。”顾公子轻笑,道:“实不相瞒,事成后,在下打算去关外一趟。”季先生一愣,道:“公子要离开?”顾公子道:“在下有件非做不可之事。”季先生道:“不知何事?若主人能帮上忙……”顾公子摆摆手,道:“此事恐非他人之力可为。”他目光移向手执酒杯,轻声道,“并非不知所在,只是不知如何出现在他面前罢了。”

  季先生愣了愣,听出他语带苦涩,正欲出言相问,忽地门外一声吆喝:“谁!谁在那里!”随后窗外传来两道细响,有人惨叫倒地。

  季先生吃了一惊,顾公子已更快地飞身跃出房门。只见门外走廊躺倒着个人,蜷着身,捂住小腹,嘴里痛苦呻吟。他身旁,落了两颗小石子。顾公子弯身拾起石子,脸色微变,暗道不好。此时季先生也跑了出来,神色慌张,急声问道:“是何人所伤?”受伤之人几乎说不出话来,颤声道:“没、没看清楚……有人,藏在梁上。”季先生道:“往哪边跑了?”那人道:“后……后面……”

  顾公子倏地站起,冷声道:“在下先行追去,请先生立刻派人禀报王爷。”他想了想,又道,“还有,请王爷调令人手封锁通往汴京的要道,若遇到二十出头的少年郎,定要拿下!”说罢,也不管季先生是否听明白,唤了几个人,便往后院方向追去了。

  季先生如何汇报襄阳王,顾公子又如何追赶窥听者,暂且不提。且说那梁上之人,自是萧十一与白玉堂。两人躲在梁上,虽听得隐晦,但联系前后倒也猜出个七八分。乍闻竟有恶贼欲加害包大人,二人皆惊怒交加。

  二人逃出王家大宅。白玉堂心忖:此事一旦通报王府,整个襄阳必如同困兽之笼,即使他们二人,一路回京城必定也要多费力气。只是包大人已危在旦夕,更别提此次打草惊蛇不知襄阳王会有何动作,白玉堂真真半刻都不想延误。

  白玉堂突然刹住脚步,对萧十一道:“萧兄,小弟有一提议。”萧十一也停了下来:“白兄请说。”白玉堂道:“逆贼很快便会追来,谋反书信乃重要证物,决不可落回恶贼手上!小弟欲将书信托付萧兄,请兄台务必赶往开封府交到包大人手里!”萧十一心升不安,道:“那白兄弟?”白玉堂道:“小弟去引开追兵,掩护萧兄出城。”萧十一惊叫:“白兄!”白玉堂打住萧十一的话,道:“小弟去北门搅事,再杀出城外,恶贼定加派人手追来。到时萧兄可携书函同连兄乔装自南门离开。”萧十一道:“南门?”萧十一有点不解。汴京城在襄阳东北方,为何要往南走?白玉堂道:“北门往东北官道是去汴京最快的路,但只怕早已布满关卡,就算从山道小径过去,也定危险重重。想杀出东路太费时间。西路战火不绝,且西北过去愈近边境,恶贼既与西夏勾结,那边亦不可行。东路为水路,经水路上南京再折去开封府用时太久。那只余南路。萧兄一出襄阳,请立马赶去江陵府!”

  萧十一愣了愣,随即醒悟:“是了!可让宋大人助我!”白玉堂道:“正是!据小弟所知,江陵府内盛产圣上最爱美食,故官府有专人快马奔跑于汴京与江陵之间。只要萧兄与宋大人一说,如此这般,定能以最快速度赶到开封府!”萧十一连连点头,道:“此法甚妙!只是襄阳王手下并非泛泛之辈,白兄一个人……”白玉堂道:“萧兄不用担心,小弟自有脱身法子。”萧十一仍不太情愿,无奈除此别无他法,只得向白玉堂一拱拳,道:“那白兄弟切记万事小心!”白玉堂一笑,道:“自是。”

  说罢,白玉堂正欲离去,又被萧十一叫住。白玉堂无奈,复转身,扬起轻松笑容,道:“萧兄大可不必如此担心……”萧十一却道:“据方才那人所言,包大人身边怕有人心存异心。”白玉堂脸色一变,收起笑容。萧十一道:“不知白兄心中是否有答案?”白玉堂身体一僵,过会儿慢慢摇头,道:“小弟想不出。”萧十一盯着他,目光炯炯:“听闻御前带刀护卫展大人本为江湖上赫赫有名的南侠,武艺非凡,深得包大人信赖,可惜上次去开封府展护卫不在府内,并不得相见……”白玉堂突然一拂袖,硬生生打住萧十一的话,道:“不可能!”萧十一忍不住道:“白兄,你相信展昭他……”白玉堂道:“猫儿不是那种人!”他定定看着萧十一,吐出字来:“展昭他不是那种人。”

  萧十一轻叹口气,道:“既然白兄弟如此说,也罢,到时候包大人自会寻出那恶贼!时间不早,就此别过,白兄弟请千万小心!”白玉堂点点头,道:“萧兄与连兄也要小心。”两人互相道别,萧十一便潜入小巷,转回客栈去了。白玉堂怔怔站了一会儿,握剑的手紧了又松,感受到剑穗上白玉的冰冷。他呢喃道:“展昭他不是那种人……”

——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39)|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