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落水無聲

君不見黃河之水天上來,奔流到海不復回

 
 
 

日志

 
 

武侠局版杀祭文 18  

2011-05-27 18:21:04|  分类: 原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每天一句话,总能完成一章的…………

————————————

 

  拾捌


  萧十一回到客栈,发现连城还坐在房内,并没歇息。他瞧萧十一回来了,却不见白玉堂,微微一惊,迎了上去,问道:“白兄呢?”萧十一双眉紧锁,压低声道:“等下与你解释,快收拾行李,天亮便出城!”连城心知不妙,立即将包袱收拾妥当。幸亏二人在外一切从简,东西倒是不多。思及白玉堂,连城又问道:“何处与白兄会合?”萧十一咬咬牙,道:“不了。我们直接去江陵府。”连城一呆,道:“为何去江陵?”萧十一沉默会儿,才将今晚之事简略说了一遍。

  连城这一听,吃惊不少,又闻白玉堂独自一人跑去北门,不禁失声道:“怎可让他一个人过去?”萧十一抿嘴不语,脸色阴沉。连城见状,知他心里不好受,叹了口气,拍他肩膀道:“罢了。五更城门一开,我们便赶去罢。到了江陵,可再派人前来打听。”萧十一点头,心想也只能如此,他道:“不知能否赶上,奸贼的手下已出发几天了。”连城道:“驿道快马,应比走官道要快得多。”萧十一道:“但愿如此。”

  深怕招来怀疑,二人一合计,决定让萧十一易了装容,带上密函,自窗先出客栈。连城随后,听更鼓,提了包袱,下楼至柜台结账。

  掌柜的与连城相熟,忙迎上去,道:“连相公今日好早。”连城将房牌儿往柜台上一放,道:“麻烦把钱结一下。”掌柜道:“连相公要走了?”连城愁眉苦脸,道:“家中夫人叨念多时,还派个家仆来催在下回去,不得不走了。本还想多玩些日子才回去的。”掌柜信以为真,一边清点帐数,一边笑道:“公子爷在外玩得高兴,夫人在家可思念得紧呢,还是早些回去,省得让夫人担心。”连城苦笑道:“只得如此。”掌柜道:“既是回家,何不捎点甚么回去?”连城道:“自有这个心思。只是路途遥远,怕不太方便。”掌柜连忙道:“若我说,不如去西南大街那头的金绫坊买点珠宝首饰回去?”连城奇道:“那个甚么金绫坊是何地?”掌柜笑道:“公子爷来襄阳也有些时候了,竟还未听过金绫坊?那可是此处有名的金饰铺儿,做工精致,送人最是体面。买些簪花儿金钗儿回去,尊夫人一定喜欢。”连城喜形于色,连声道:“如此甚好!如此甚好!”

  掌柜结了账,突然想到个事,便道:“对了,这段时间城内不太安稳,听说王爷府上出事儿了,官府还在搜着呢。这世道不宁,连皇亲国戚的东西都有人敢去偷!”掌柜嗟叹一番,道:“公子爷出城可要当心,这会儿恶贼嚣张,撞上就不妙了。”连城哭笑不得,谢过掌柜,付了银子,正欲离去。谁知,掌柜又叫住他:“连相公这么早就去了?那边可没开门呢!”连城摆手道:“今日要赶路,酒瘾子上来了,先捎两壶再去。出了城可就没好吃的咯!”掌柜知他嗜酒如命,也不疑心,打着哈哈送他出客栈。

  连城离开客栈,急往街头的酒馆子,萧十一已在里面等候多时。二人会面,一道出了酒馆。

  萧十一早将马匹准备妥当,连城牵起缰绳,歪头对萧十一道:“出城前便委屈兄长了。”萧十一面无表情,将两大包行李放马背上,微驼了背,垂下脸,瓮声瓮气道:“不早了公子,我们还要赶路,来去城门罢。”声音竟变得沙哑,与原本的嗓音完全不同。连城跳上马背,从怀里摸出一把折扇,刷地展开,道:“哎呀,赶路,快赶路去!”

  二人赶至城门,天色未亮,却已站着些早客,等待城门打开。

  萧十一垂头弯腰,人却警惕,他见守城戒备比往日森严,心下焚急。不久,便过了五更天,可守城的卫兵还是那个样儿,封锁着城门。萧十一与连城暗中交换眼色,暗道不好。此时,有赶路的不乐意了,开始嚷嚷着开门。正闹得不可开交,城内忽然奔来一队兵将,至城门,带头的对守城卫兵大声道:“王爷有令,出城皆要搜查,凡可疑者通通拿下!”此言一出,众人哗然,有人不满,领队的盛怒,手起鞭落将那人抽到一边。他喝道:“吵甚么吵!敢闹事一并捆回牢子里去!”此言一出,再无人敢吱声。

  连城下了马,牵着缰绳混在人群里,萧十一紧跟其后。轮到二人时,守城卫兵见连城一派有钱人家公子哥儿打扮,举止优雅,谈吐得体,不由客气几分,又见其随从服饰亦不含糊,更不敢有所失礼。

  卫兵匆匆检查一番,正准备放行,突然,那传令的领队喊道:“站住!”卫兵忙迎了过去,问道:“大人有何吩咐?”那领队走了过来,盯着萧连二人,踱了个圈儿,停在萧十一面前,问道:“哪来的?”萧十一哑声道:“回官大人的话,小的是杭州来的。”领队道:“来干嘛的?”萧十一回道:“少夫人不放心少爷一人在外,派小的过来照应。”领队指着连城,道:“这是你少爷?”萧十一忙不迭哈腰点头:“是的是的。”领队又问连城,道:“都往哪去的?”连城行了个礼,道:“在下正欲前往荆州城。”领队冷笑道:“既是自杭州来,前去荆州为何途经襄阳?”此话问得犀利,摆明不相信连城的说辞。连城也不慌张,轻笑道:“官爷有所不知,在下游历四方,大江南北随性而行。来襄阳之前在秦淮河上游玩多日,听闻襄阳这边有孔明灯会,是难得一见的盛事,大感兴趣,故赶往这里。”领队瞅着他,既不尽信,却也寻不到甚么话柄儿,便指着萧十一问道:“他可会武艺?”连城失笑,摇头道:“官爷说笑了。这奴才力气大,会耍几下大刀,虽不是甚么好手,但还能防着歹徒。怎么,在下这奴才犯过事?”领队冷笑,指着萧十一腰间的长包,道:“可是带着刀?”连城道:“不过是防身之物罢了。”领队厉声道:“将它打开!”连城一愣,守城的卫兵已冲上前,夺下长包,另一人抓住萧十一的双臂就往背后扣。

  连城急了,道:“官爷!”却听哐当一声,一把破损的长刀掉落在地。卫兵将长刀拾起,双手奉上递予领队官兵。领队拿起刀,皱眉瞅了半晌,确是柄破刀无疑。他冷哼,将长刀丢在地上,正要说甚么,忽地一骑快马飞奔而来,停在领队前,马上之人跃下,向领队行礼,道:“张大人,王爷有令,速速前往北郊。”那张领队道:“何事?”那人道:“小贼已有下落,王爷正加派人手前去围剿。”张领队精神一振,也不管萧十一了,立即上马,吆喝着部下奔往北门。

  守城卫兵本抓着萧十一,见张领队走了,面面相觑,不知如何是好。连城道:“请问兵大哥,还有甚么要问的?若没有,可否将在下的家仆放了。”他指了指身后长队,笑道:“不早了。”他说得云淡风轻,平和温雅,完全不似做贼心虚之人。守城卫兵见萧十一所持的不过是一把破刀,心忖那张领队也太过谨慎了,瞎整了一场,便松开萧十一,摆摆手,道:“出去罢!”连城向卫兵作了一揖,道:“谢过兵大哥。”他转头对萧十一道:“咱赶路去罢。”

  萧十一喏喏应了,忙捡起长刀,又用布包好,翻身上马随连城一道出了襄阳城。
 

——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77)|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