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落水無聲

君不見黃河之水天上來,奔流到海不復回

 
 
 

日志

 
 

【LC粮食】祭念  

2012-12-28 23:33:24|  分类: 原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只是想表达,离上次征集天使志文已经过了三年了……当年我还在死版杀……现在已经死剑三……

————————

  [LC粮食]祭念

  文/逆风

 

  很多人以为,史昂最好的朋友是童虎,因为那豪爽得如同邻家大哥哥般的褐发少年和气质优雅相貌不凡的金发少年总是形影不离。

  很少人知道,在十二宫中,史昂还有一个惦记在心底里的挚友,不同于手足,不同于战友。

  十二位黄金圣斗士守宫的时间是轮流的,当双鱼座的黄金圣斗士守宫结束,接替他的便是守护第一宫的白羊座史昂。

  圣域中好像从来没有发生过全体黄金圣斗士聚集一堂的盛况,虽然同为圣域最尊贵的圣斗士,但我行我素者不少,游历修炼的也颇多,更有甚者连在守宫的月份也不愿意露面,仅能从宫内传来的小宇宙察觉到那个人的存在。

  因此除了年纪相仿修炼地相近所以关系一向不错的童虎,史昂比较熟悉的,就只有双鱼座的黄金圣斗士。

  每年总有一天,史昂会踏着布满战火痕迹的石阶,从第一宫一步步走上教皇厅。

  每当这个时候,在双鱼宫的门前,总有一个人静静地站着。

  长发似水,湛蓝如海。

  右手食指与中指紧扣一朵鲜红欲滴的玫瑰,在白皙手背的映衬下,娇艳得竟似火焰在颤动。

  不需要任何语言,那个人只是朝史昂轻轻点头,便转身走进双鱼宫。

  走在空荡荡的双鱼宫里,大理石的长廊因圣衣靴子的碰撞发出清越的响声,这种声音撞击在不算宽敞的宫殿里,被无数次回响扩大,最终融入下一个脚步声里。

  很静很静。

  回音更凸显出双鱼宫的空寂,如果不是那股温暖的太阳光芒般的小宇宙一直存在着的话。

  ***

  也不是完全没有交谈的记录。

  有一回史昂途径天蝎宫,诧异地发现这天蝎宫的主人居然在家,不但如此,还多了一位不速之客。

  卡路狄亚双臂环抱胸前,痞痞地笑着,眼神却异常凌厉,好像盯着什么可恨到极点的事物一样。

  至于他对面,墨绿色长发的青年漠然对视,清澈的眼眸直直逼着卡路狄亚,冰晶光华盘旋在他周围,若隐若现,即使隔开相当的距离,依旧能从他身上感觉到可怕寒气。

  似乎是僵持了一段时间,卡路狄亚突然冷笑:“什么时候水瓶座的笛捷尔居然分神操劳这种琐事?”

  语气极其不屑,在史昂听来本人可谓相当不悦。

  对天蝎座明显的讽刺,笛捷尔不恼也不怒,转过身,朝史昂到来的方向看了一眼。

  “你们在做什么?”史昂觉得自己的处境有点旁外人乱入的尴尬,正在举步犹豫之间,笛捷尔的一眸倒是给他一个很好的台阶。

  卡路狄亚嘴角一翘,脸上又恢复痞气的笑容,烁烁的目光却紧紧盯着笛捷尔。

  笛捷尔收到卡路狄亚眼中的警告,轻轻摇头:“没什么。”

  既然当事人有意隐瞒,史昂自然也不多言,匆匆道别便继续往教皇厅走去。

  来到双鱼宫,一如既往看到那个人背靠门前的石柱,手执魔宫玫瑰,芬芳扑鼻。

  “我在天蝎宫遇到了卡路狄亚。”

  见那个人正要往双鱼宫里走,史昂忍不住说了一句。

  他停下脚步,回眸,黯淡的光线下,那张令日月失色的脸上露出一丝淡淡的询问。

  “笛捷尔也在。”

  “哦。”他一副“知道了”的神色,“是教皇让他去的。”

  “教皇?”

  “似乎每隔一个月教皇总要拜托笛捷尔去一趟天蝎宫。”

  “啊?”

  那人顿了顿:“其实,我倒是很能理解卡路狄亚。”

  “啊?”

  史昂对这句游离的话很摸不着头脑,还想问点什么,可双鱼座已径直走回自己的双鱼宫。

  ***

  童虎爱喝酒,每次从修行地回来总会捎上几瓶当地的土酒。

  他一身东方古国的便服,头顶了个草帽,兴冲冲地闯进白羊宫,嚷嚷着要史昂陪他喝酒。史昂有点抽搐地看着他,心想着要不要干脆一个星屑旋转功扔他回第七宫,只是不期然地看了一眼似乎远在天边的双鱼宫,心里改变主意了,趁着换班的时机,把双鱼座也拉扯下来。

  童虎瞪着双鱼座自居高的石阶上徐步而下,雪白的战袍在疾风中飞扬,带着金黄色的炫目光芒,夹杂着纯净无暇的水蓝色,一阵浓郁的玫瑰花香瞬间弥漫了整个白羊宫。

  有些人哟,无可挑剔的容颜根本就是偏心的神赐予的,就好比被爱神阿弗洛狄忒眷顾的双鱼座。

  童虎自认学问不多,说不出什么华丽的赞辞,只会感叹一下,真是见鬼的漂亮!不过这句话他可没说出口,童虎不会忘记当年也是说了那么一句,便被才十岁的史昂狠揍了一顿。

  双鱼座除了性格上有些怪僻待人冷淡不喜交谈外,其实还好。史昂给他倒了一杯酒,递到他面前,他没有拒绝仰头就饮个一干二净,直叫童虎瞪大眼。

  东方国度酿的酒毕竟是异国产品,口感不似这边的人喝惯的口味,当初请史昂喝酒还被挑剔再三过,而双鱼座却是一饮而尽然后轻轻说声不错,让童虎心底略为泛起一丝拉的感动。

  酒后,童虎自个儿回他的天秤宫,双鱼座说要下去村庄看看,而史昂自然要留守他的白羊宫。

  夜渐深,寒风更烈。圣域是被好几重险峻山岭包围的一个中心地带,由于天然的地理关系,一到晚上山风猛烈的程度是普通人无法想象的。

  史昂把双鱼座送到白羊宫前的台阶下,看着狂烈的风几乎要将双鱼座的披风高高吹起,虽然觉得对一名黄金圣斗士说“夜晚风大注意安全”是无比可笑,但仍脱口而出:“路上小心。”

  双鱼座愣了愣,一直没什么表情的脸上忽然浮现出一种柔和的松动。

  史昂一怔。

  那是笑吧?

  不,其实还不算。眉目没有弯,嘴角也没扬,更别说笑声,只是这一点点若有若无的笑意却让拒人千里之外的双鱼座一下子变得无比温柔。

  “谢谢。”

  史昂一时哑然。

  也许是酒后心情舒畅,双鱼座不似平日那般冷若冰霜。他迎着猎猎晚风,扬起头。水蓝色的长发仿佛灌进了风絮,生成了羽翼,飘散在他背后。藏在怀中的玫瑰花也被吹个零散,血红的花瓣一片片地从他怀里散到半空,飘着怡人的香气,那是一种能让人迷醉至死却沉溺不舍的芳香。

  “看,今晚的夜空真美丽。”一直看着星空的双鱼座突然道。

  “哎?嗯,是啊。”

  “据说每个星星变更的轨道都能预示未知的将来,可惜我从来不懂这星星的轨迹,是不是该下回遇到笛捷尔的时候请教一下?”

  笛捷尔,水瓶座的黄金圣斗士,双鱼座最邻近的一位黄金圣斗士,同时也是辅助教皇占星的贤者。

  史昂想起那次之后,就再也没有在天蝎宫遇到卡路狄亚和笛捷尔,然而那天他们相峙的对话,卡路狄亚尖锐狠辣的眼神,浮在嘴角边嘲讽的微笑,让史昂不得不介怀。

  “卡路狄亚他……”

  总觉得,面前这个人知道真相。

  双鱼座定定地看着天空,好像没听到史昂的发问,只是在悠长悠长的寂静后,轻轻地说:“卡路狄亚的心脏不好。”

  “什么?”史昂一惊。

  “据说是娘胎带出来的绝症,具体如何我也不太清楚,但之前就是一直靠笛捷尔的冷气延迟他发作的时间。”

  居然有这种事情?

  史昂脸色有点白。

  史昂和卡路狄亚几乎没说过一句话,但总有耳闻这位天蝎座的黄金圣斗士手段毒辣残酷无情,专门被派遣去做那种逼供叛徒的任务,没想到那活奔乱跳的少年居然身患绝症。

  “笛捷尔为了卡路狄亚也花了不少心思,那家伙本身就不好应付,也只有笛捷尔这种脾气才能受得了。只是……”双鱼座突然沉默,凝视繁星的目光慢慢移向地面,“笛捷尔他到底知不知道,卡路狄亚真正想要的是什么?”

  史昂抿嘴,他想结束这个话题。

  此夜话语过多的双鱼座显得有些不寻常,可问题出在哪儿,他说不准,只是隐约察觉到,症结正是他们现在所谈论的话题。

  听到双鱼座用很轻很轻的呓语说道:“生死有命……”

  后面一句,史昂怎么也听不清楚了。

  ***

  那个送玫瑰花的女孩蹲在墙角下伤心哭泣史昂是看着眼里的,他无奈地叹息,对身边的人说:“你又何必如此?她不过是想向你道谢。”

  “我知道。”水蓝色长发的青年居高临下站在石阶上,手执玫瑰,透澈的蓝眸不动声色。

  “你想说你身上带着玫瑰的毒气,她一个孩子是无法承受这种剧毒么?”史昂摇摇头,“可你只是板着脸说一句‘别靠近我’。”

  双鱼座神色一动,别过脸。

  “无所谓。”

  “即使被人怨恨?”史昂突然轻笑。

  “我不在乎。”双鱼座有点恼怒瞪着好友了然的笑容,不喜欢这种被看个透澈的感觉,一拂战袍,头也不回地走进白羊宫。

  “史昂。”就在史昂以为双鱼座就这样通过白羊宫的时候,他突然停下脚步,“十二位黄金圣斗士齐集圣域了。”

  “嗯。”史昂换上严肃的神情,“圣战就要开始了。”

  “我一直期待着这一天。”双鱼座没有回头,背对着史昂,无法看到他的表情,但从声调中隐约听出他的雀跃,“这副苟且在世上的身体,还有这身肮脏的血液,总算有它真正用处的时候。史昂,我很高兴,真的。今天经过那个村庄,村民笑着向我问好,我想我好像什么也没为他们做过,那么至少也该极尽所能守护他们生存的地方吧。所以,白羊座的史昂啊,无论我要做什么,请不要阻止我。”

  史昂脸色一变,他自然知道双鱼座的意思。

  他没有资格阻止双鱼座,身为女神的圣斗士,为和平而战,为大地而死,似乎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如何阻止?他们总是说,要为地面的人们保护这个充满阳光的世界,只是这话背后的代价,是无数战士的倒下,血流成河。

  小时候曾经问过老师,那位经历过上代圣战的老人:我为什么要成为黄金圣斗士?

  老师说:史昂哟,这个答案只能靠你自己去寻找。

  这个答案,他找到了么?找到了么?

  ***

  双鱼座的阵亡可以说是意料之中,也在意料之外。

  变故突然到史昂连悲哀的时间都没。

  冥界三巨头之一的天贵星米诺斯先锋上阵,双鱼座在女神和教皇尚未定下战略的时候,已经独自一人前往前线。

  和白羊宫门前的史昂擦身而过的同时,他轻轻说了一句:“这场战役是我的。”

  当时史昂还没醒悟过来,双鱼座是一心寻死。

  先死的是米诺斯,死得不甘不愿,甚至不可置信,他不能承认自己败在一朵荆棘玫瑰之下。

  双鱼座单凭一口气硬撑着的身体终于承受不了失血过多的重荷,软软地跪坐在地上。那些被撕裂的玫瑰,那些残败的花瓣,一片一片地从远方吹了回来,轻轻落在它们的主人身边。

  花香已经没往日那般浓郁,附在花上的精魂正一点一点地消失。

  双鱼座又一次仰起头,沾满泥泞血迹的长发又被风吹散开来,羽翼一般。

  “啊,玫瑰被吹回来了啊……”双鱼座的聚焦开始涣散,嘴角溢出鲜血,却微微上扬,“我一直,和这些花儿在一起……只是今天才发现……”

  才发现……

  这些花儿是多么地美丽……

  最后一句,双鱼座还没来得及说出口,那双迷人的双眸已经缓缓合上,再也无法再也不会睁开来。

  这是史昂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见到双鱼座的微笑,如此温柔,如此……心满意足。

  你的心愿完成了么?

  横抱着过分轻盈的遗体,身后哭肿了眼的小女孩悲伤地大声追问,是不是所有的大人都会一样死去?这样的圣战又有什么意义?

  意义?

  史昂怔怔地看着怀中仿佛只是沉睡的俊脸,圣战于圣斗士的意义,大概就是燃尽所有小宇宙来换取自己降生到这个世上的唯一价值吧。

  ***

  圣战以无数年轻生命换来女神雅典娜的再度胜利,十二位黄金圣斗士只剩余童虎和史昂二人。童虎奉命回到他的修炼地看守封印冥界一百零八魔星的塔,史昂则留守圣域,不是以白羊座黄金圣斗士的身份,而是教皇。

  史昂深切体会到上代教皇每日端坐在教皇厅的后殿,看着窗外斗转星移的夜空是一种怎么样的心情。当年的战友早已逝去,寂静的大殿除了喏喏尊崇的侍卫请安声,就只有自己的脚步声。听着长靴敲响地板的空寂回响,看着一日日东升西沉,察觉到自己的身体一天天衰老,然而,不能倒下。

  为了下一场圣战的到来,为了完成自己生存的使命,为了等到下一批年轻生命降临到这个世上。

  这个世界其实也是如此循环而已。

  史昂很喜欢每月巡视圣域外村庄的那天,总有热情洋溢的人们,生气勃勃,完全不同于圣域冰冷的宫殿死寂的四壁。人们会为教皇献上鲜花,有时候会送上红色的玫瑰,史昂紧紧拿在手中,久久不能言语。

  久而久之,人们都说,教皇大人最喜欢玫瑰花了。

  有时候会用小宇宙与远在他方的童虎吐槽一番,老友古稀,但爱调侃的脾气似乎没改变多少。

  会谈及许多,唯独不会提到逝去的战友。

  那一个个金色的名字,那一个个金色的生命,即使已经铭刻在慰藉亡灵的墓园,也太沉重太沉重。

  这种状态持续了很久,身边的侍卫也换了几批,直到那个俊美的蓝发男孩被送到面前。

  “教皇大人,我叫撒加。”

  男孩毕恭毕敬地单膝跪在他面前,那张脸让史昂升起一阵悸动。

  一年后,又一个男孩被送来圣域,褐色卷发,浓眉大眼,笑起来让史昂想到了当年的希绪弗斯。

  圣域里渐渐热闹起来,陆陆续续有孩子被送进来,他们都有天赋的能力,有着其他人不可比拟的强大小宇宙,他们是被神选上的这一代的黄金圣斗士。

  这一天终于来了么……二百三十年……又过去了……

  手被一只软软的温暖的小手抓住,把史昂从深深的思绪中拉了回来。天蓝色卷发的男孩一点也没惧怕高高在上的教皇的意思,正好奇地看着史昂脸上银色的面具,一小绺发丝轻柔地掩住蓝色的瞳眸,在那下面有一粒勾魂的美人痣。

  “教皇大人……”小男孩手中握着一朵红玫瑰,眨了眨眼,递到史昂面前。

  史昂会心一笑,伸手接过玫瑰,另一只手轻轻抚摸男孩的头发。

  你有一个同样漂亮的后辈哟……双鱼座的黄金圣斗士……

  ***

  传说,守护大地的战争女神雅典娜为了世界的和平与正义,每隔数百年便会与觉醒的冥王哈迪斯进行一场天地大战。大地的胜利是以由八十八星座为守护星的八十八名战士的生命作为血祭,人们称这些战士为女神的圣斗士。

  在这八十八名圣斗士中,又以黄道十二星座的黄金圣斗士最为强大。

  曾经,历史上出现过一位双鱼座的黄金圣斗士,他有着连神都嫉妒的惊人美貌,身上却流淌着带有剧毒的血液,他总是身穿黄金圣衣,手执魔宫玫瑰,守在教皇厅前的双鱼宫内。在一七四三年的圣战中,他身先士卒,独力一人诛杀冥界三巨头之一的米诺斯,最终失血过多身亡,年仅二十三岁。

  这位双鱼座的黄金圣斗士,有着一个如同玫瑰一般美丽的名字,雅柏菲卡。

  

全文完

2009年8月10日

 

  评论这张
 
阅读(72)| 评论(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