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落水無聲

君不見黃河之水天上來,奔流到海不復回

 
 
 

日志

 
 

2012年天使版块拟人杀线文  

2012-02-04 17:26:42|  分类: 原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杀人马甲抽到了精华区,这真是个杯具的名字,至于精华挂了后雨后春笋般出现的点将X精华生子同人文,我就不说了OTZ

  本来没打算设定CP,这种挫名字如果加个CP一定会被YY到无边无际去,我还是默默萌自个儿的兄弟好伐。结果,还是出了个CP……还是一身军装的点将……后来盘点解密,原来精华那俩损友,点将那俩队友,早早就在一边拉皮条,(="=原主说的……),我却不自知,还在囧为啥一个劲儿把我推给点将,好吧我迟钝了,我应该第一回合就好好配合的=X=

  不过,一开始对点将确实没啥感觉(中西差异太大YY不起……),倒是后来被那冷若冰霜天然呆彻底萌……(没这种东西吧……

  师妹到最后一篇才裸奔文风,之前根本猜不到,= =b。我就该知道,写出那种东西的人,一定是个耽美同人控……

  这次版杀首轮被反弹转血出局,不过还是玩得好开心~

 

——————————

【人设】

 

精华(逆风)

2012年天使版块拟人杀线文 - 风华散落 - 落水無聲

 刻书世家万卷堂二公子,父亲去世后,继承祖辈书坊。“据传”自幼体弱多病,经名医诊断无法活过二十岁。现万卷堂大小事宜全由大管家出面处理,主事极少露面。   
——万卷堂,极富盛名的刻书坊肆,刻书多而精,堪比官刻,各地堂号甚多。  
  
代表版块:精华区   
性别:男   
性格:荣华如花期,不待花谢时   
相貌:无人知   
CP:吡——   
宠物:吡——   
备注:听说,近日二公子闲来无事,着手编著一本名为《穿越八卦录》的小册子,内容不详。   

 

点将(栖云)

2012年天使版块拟人杀线文 - 风华散落 - 落水無聲
来一发,baby~   
--------------------------------------------------------------------------------   
见鬼,签名哪儿去了!  
--------------------------------------------------------------------------------   
咳嗯,只是一点小事故。(镇定)  
----------------------------------------------------------------   
都谁在评论里说本尊呆萌、说本尊受?  
一个个都皮痒了吧! 
你们谁不是跪在我脚前让我从头到尾从外到里审视检查完才得以进门的?   
又有多少人排着队等着我去调教?   
居然敢说我受?   
哼~我会让你们明白什么叫做祸、从、口、出~   
代表版块: 点将台   
性别: 你看不出么   
性格: 你真的看不出?   
相貌: 哼   
技能:一击毙命!

 

 

 

【第一轮杀文】黄泉守约·上
文/精华


  初春二月,江北尚未回暖,寒意虽不凌厉,却多了几分南来的湿润,钻进骨子里,甚是难过。

  甫过正月时,夜里受了些凉,又喘咳起来了。大管家看我的眼神已极为不满,叨念着不该心软允我新年出门赏灯,又边命童儿在房内加些炭盆,好生侍候,不许我再踏出苑门半步。

  半卧床上,我苦笑不已。他这番心意是好的,却平添我不少麻烦。隔着水色帐帘,那好奇而探究的目光已盯我多时,若非心有所期,此等无礼之人早该让童儿轰他出去。

  我不悦地轻咳一声,童儿领悟,对下边端坐的人道:“你说有事与我家公子谈,来了却一字不提,莫是诳我家公子不成?公子身体不佳,可没空陪你闲坐!”

  那人听童儿语含怒意,一惊,忙作收敛,道:“是、是!在下听说二公子在收集有关鬼怪妖狐的轶事趣闻……”说到此,便住了口。

  我点头道:“没错,我正想编些民间有趣的故事,书坊里的写书人学问不错,怪力乱神之事见识却不长。你若能说些好的,我定不亏待于你。”

  那人听我这般说,欢喜道:“原来公子爷要听奇闻怪事,这真真找对人了,在下这里正好有一桩诡怪事,公子爷不妨一听。”

  “你说罢。”我挥挥手,又对童儿道,“你好生记下了。”

  童儿应着,便听那人开始说了:“在下祖上乃鹤州人士,年前返乡探亲,荒山野岭里不巧风雨大作,只得摸黑寻了个人家避雨。说来奇怪,那户人家外头看似寻常农舍,进去后却颇为富丽堂皇,各处甚是讲究,摆设茶水无不是好的。主人家书生模样,眉目极好,他说姓解,平日便住在山里头,难得来了客,非邀我好好聊聊不可。在下见他举止文雅,谈吐合宜,心中欢喜,便与他把酒畅谈起来。本还存了个心眼儿,但见确实只有那解生一人,除此之外便是斟茶递水的婢女,还未及笄,便放下心来。”

  我打断他,道:“你说那人姓解?”

  那人道:“是的。”

  “多大年纪了?”

  那人想了想,回道:“三四旬吧。”

  我皱皱眉,细琢片刻,轻声道:“继续罢。”

  那人便接下去说:“那日与他聊得甚晚,又喝了些酒不太清醒,他便安排我在客房歇下。可酒水下肚太多,快清晨时硬是憋醒了。我起来想寻茅厕,不料那屋子庄院般大,左转右转便迷了路,无奈只好蹲在廊下寻了个花草茂盛之处解决了。尔后正想回房,却听廊边传来脚步响,在下刚做了那事不光彩,幸好雨停了,忙寻块大假山藏起,便看见解生怀抱着婢女正往这边走来。我一看,暗叫不好,莫不是撞破他人龌蹉之事?难怪偌大一个庄园,竟只有孤男寡女二人,闹不好还是哪家有钱老爷在山里私养娇妾。正想着,那人已抱着女童停在院中。只听见他喃喃道,一月一轮回,新月将过,歌儿你又要离去。不如我弃下周遭一切,随你而去罢,免了你踏过黄泉河水之苦,也免了我日日相思酸楚。我心下奇怪,可听那解生语气,倒是真心实意。又听那人说道,罢了,我知你不愿如此,定不拂你意,可吾心吾愿,你可懂得?只要寻回你的肉体,便与我这肮脏的身体一同化去,我们干干净净而去,来世再见可好?当时晓日东升,晨光乍现,却见自那人怀中升起一缕淡淡青烟,随即女童身子一软,瘫倒在姓解的怀里。日光下,我分明瞧见他怀里的哪是甚么娇滴滴的女娃儿,竟是一具孩童的骷髅!”

  “呀!”童儿惊叫一声,唤回我的思绪,我瞥他一眼,斥道,“大惊小怪甚么?”

  童儿忙伏地,连声称是。

  我回头看向帘前那人,道:“之后呢?”

  那人似回忆起来仍心存惴惴,半刻后才道:“在下吓得不轻,好容易忍到那人将骸骨丢进草丛角落里走了,方从岩石后跑了出来。看那光景,谁晓得这地儿还有多少具尸骨。我心知这地方邪门,不敢再作逗留,忙翻过墙头逃出庄子,一口气跑下几里路,见有驴队经过,方心安。这儿还有件怪事,在下问那人方向,却被告知身在獴山,离所去鹤州遥之千里。我晓得定是撞鬼邪了,还好保住性命,也属万幸,便借了些盘缠,一路家去。后四下打听,传闻有种邪术,能令死去的人魂魄依附在另一具躯体上,每逢月头阴盛之时,可起死回生。”

  那人说到这儿,便停了话。我恍惚半晌,有点疲倦地摆摆手,道:“童儿,带他下去,吩咐贵生多给几个赏钱罢。”

  童儿领命,便带那人出了房,低声命小厮如此这般。那人听说有赏钱,欢天喜地,连连道谢。

  我倒在暖枕上,一抬眼,便是帐上彩纹,神牛贺岁,甚是欢庆。

  有人轻脚步走了进来,我知是童儿,便道:“帮我将帘帐开了罢,有点闷。”

  童儿忙过来拉开帘帐,看了我一眼,吃了一惊,道:“公子!你脸色好难看,是不是不舒服,可要请大夫过来?”

  “不必了。”我摇摇头。

  “公子……”童儿偷看我,踌躇不语。

  “想说什么,便说罢,吞吞吐吐做什么。”

  “公子,方才那人说的,你可别放心上。”

  “哦?”我轻笑,“为何?”

  童儿急了,道:“公子的心思奴才怎不知道!可公子,大少爷已经去世多年,那、那身体也化成灰仙去了,什么返魂复生之术都不可能的。”童儿眼红了一圈,“公子,道听途说的鬼怪轶事当趣闻听听就罢了,不可真信呀!”

  我笑了起来,道:“你道我想作什么呢?历代所传,精家长男活不过十七,次男活不过弱冠,偏生爹娘没留下三男便去世了,我今年十九,大哥也去世四年,我还想什么返魂复生之术呢?尘归尘土归土,命也,罢也。”

  “公子!”

  我愣了愣,见童儿一脸凄然,方知方才说了些什么。

  “你退下罢,我倦了。”

  童儿含泪点点头,退了几步,又回头道:“公子你好生歇息,待会儿我喊人加点炭火。”

  我微笑道:“甚好。”

  童儿一走,疲惫便不可抑制地涌上来。屋内暖气熏得气息不太顺畅,我扶着床边喘了一会儿,瘫在绸被上。

  视线模糊间,似有人轻轻为我盖上绸被,又温柔梳理散乱的发丝,熟稔得仿佛已做过十几年。

  故去的人若心有所念,灵魂将不肯走过奈何桥,每逢朔月,他们踏着黄泉之水,回到人世间。

  纵使只有一夕,便是历尽煎熬也是甘愿。
 
   
  精华 贴杀 解愿

 


【遗言贴】黄泉守约·下
文/精华

 

  酒乃悦心之物,大哥在世时常偷偷捎上一壶,摸入房来,与我共饮。他恐我吃不得烈酒,坏了肠胃,还费上心思调来些果酒,比寻常的淡些,入口绝佳。自他去世后,我便再尝不到那滋味,每每酒馋时念起,都不禁惆怅万千。

  “醉鬼,饮不得酒,偏又贪杯。”

  我嘴角一弯,微微睁开眼,果见那人一脸阴沉站在床边,战褂尚未脱去,又风尘仆仆,竟是一回城便匆匆往这而来。我以手支起,却被他更先一步拉入怀中,怒色更浓。

  “贪杯也罢了,酒品还差。”

  “咳。”门边传来轻咳,只听好友开口道,“他便交予你,吾回去了。”

  “谢了。”

  好友沉默片刻,又道:“此人醉酒爱闹,若乱来可打昏了事,莫委屈了自己。”

  “我知。”

  听他答得顺畅,我心中好笑,方动了下,又被那人狠狠按住,勒得骨子发疼,忍不住哼嗯一声,他才略为松手。

  好友带上门离去,房内便剩我们二人,见他半天不语,我抬眸睨着他,择了个话题,道:“何时归来的?”

  “今日。”

  “全胜?”

  “区区蛮夷,不足为患。”

  “那便要恭喜将军了。”

  他冷眼看我,道:“出征前来了趟万卷堂,你不在。”

  察觉到酒气上来,有些头晕目眩,我在他臂弯上寻了个舒适位儿,迷迷糊糊道:“那时呀……出门去了。”

  “又道你身体不好,老大远的去哪里?”

  我最是受不得他逼问,不由一阵头痛,忍不住伸手扶着额头,却被他一把捉下,“莫乱动。”他斥道,边以手指轻柔摁捏额边穴位。

  我闭上眼,由他动作,轻声道:“我去寻了个道人。”他不答话,我知他在细听,边继续道,“我寻了好久。你可听过返魂之术?”

  他手一僵,又复自然,道:“没听过,你寻这个做什么?”

  “十五那年,我险些死去。先是受了风寒卧床不起,又染上痨病,奄奄一息。便在我快断气时,却突然好转,渐渐不咳了,竟还可起了床。”我盯着他,“那一年,我大哥去世了。”

  他亦盯着我,目不转睛。

  “大哥去得很突然,毫无征兆。那年他十七,家中传下来的诅咒,长男都活不过十七。爹爹是三男,两位伯父年轻时也去了,本也是命。”我察觉到他在抖,仍旧说下去,“后来听说,大哥是在我昏迷时出的门,在归家途中去的,去的日子恰恰是我苏醒时候。”我轻轻拉住他衣袖,“我原不信甚么鬼怪妖邪,只是不久前听来一个道门之术,据说能使魂魄飞散的人收回元神,便寻了去。”

  “也是我运气,竟真寻到懂这门道术的仙人,那人与我说了两个故事。”

  他默然看我,揉摁穴位的手早已停了下来。

  “许多年前,有一个男子向他求助。他心爱之人因意外去世,肉体不知所踪。那人倒会些法术,硬是将她七魂六魄寻回。那鬼女不愿投胎转世,可失去肉体,也无法返魂,男人便求仙人助他一臂之力。仙人许他,每月至阴之时,可令鬼女魂魄依附在一具骨骸上,复活半日。只是鬼女复活一回,那男的必得缩短一段寿命。仙人曾劝他,此举有违天道,会遭天谴,即使轮回下世,也未必能安生。”

  我停下话,看向他,他道:“那男的定是顽固不化,不听劝告。”

  我一笑,道:“仙人又说另一个事儿。大约五年前,有一个少年寻到了他,他兄弟病重将亡,少年愿用寿命续他兄弟性命。仙人对他说,你寿命将尽,即使以命换命,你那兄弟也未能多活几年。那少年便说,天命难违,他早早看透,只是他兄弟年纪尚幼,残余时日,倒不如换得他几年也是值得。”

  我不知何时眼前已一片模糊,想是酒气上来,伸手一抹,尽湿手背。

  我对他道:“也无人问过他那兄弟愿意不愿意,是不?”

  “嗯。”

  “自以为是,真真该死,是不?”

  “该死之极。”他话音一顿,“可我却无比感激。”

  我捂着眼,止不住的水流了下来,感到他臂弯收紧,我喃喃道,“今年,我便二十了。”

  “嗯。”他道,“我在,我陪你。”

 


——————————

点将的三篇文,真正和精华有关的,只有第二轮杀文。那句“我本想与他常伴”虐我不轻= =,后来知道是师妹写的,被虐也值了~(你多久没写AT了……


本文已授权。

 

【第二轮杀文】霸道
文/点将

 

  对背景和逻辑认真你就输了。

  -------------------------------------------------------------------------------

  

  夕阳残照,竹影摇曳。

  精华院说,二条的阴阳师有异能。

  “灵魂虽不得超脱,但若能因此与爱人长相厮守,也是美事。”精华院的话声悠悠传来。

  “那不过是骗人的罢了。”我说。

  精华院道:“将军可有听说过传言:宗室长男活不过十九,次男活不过十六。”

  对于宗室男子的诅咒我略有耳闻。身为长子的先帝甚至未活过十七。

  “而朕就要二十了。”

  烛光随着他的话声明明灭灭。

  他的话多是些无稽之谈。他认为先帝之死是为他续命。身为皇族,却无所事事,留着无用之身苟活多年,实在有愧。

  的确有愧。我对他道,如果他真的活够了,我随时可以让他去死。

  他笑了笑:“朕尚无子嗣。”忽然从榻上起身,衣摆摩擦着地面,发出瑟瑟声响。他显然精神不错。然而在他靠近我之前,我就离开了。

  

  播磨突发动乱,我有一段时日没去精华院。待到动乱稍息,几番盘查的结论竟然是妖孽作怪。

  而等我再去看精华院时,院里的竹子已经都开花了。所以我讨厌怪力乱神。

  梳妆整齐的精华院躺在殿中。宽大的衣袍穿在他的身上完全不合适。我问他原来的衣物如何处置的,右近侍答言说,烧了。右近侍一直服侍他,如今容颜憔悴,仿佛一夕苍老数十年。

  而精华院的脸庞仍如明月一般秀美无暇,超越死亡的痛苦,仿佛生命从未离开过,且永远也不会衰老了。

  纸门敞开着,室内略微有些凉意。右近侍已经找来了僧人做法事。按照皇家的规矩,这次应该足够庄重了。僧侣的呢喃和檀香念珠的味道在整个殿室里弥漫,无非是祈求灵魂的安宁与早日投胎转世。

  任何事情都要求神问卜,这个国度可真是匪夷所思。

  我只问刀。它简洁明了。而对于鬼神之说我向来充耳不闻。

  不过我还是决定召见那个名叫沉香的阴阳师。

  

  尽管皇权没落,丧服之礼尚不能废。都城之内一夕之间失去了颜色。我着一身素色布衣,略束发,坐在殿中等待阴阳师的到来。

  来人简直是个孩子,隔着屏风尽管看不真切,以形貌和声音判断不过十来岁。难辨雌雄,倒是无愧阴阳师之名。阴阳师虽然看似年幼,头发竟已有等身的长度,并非出身皇族,却自称御沉香。

  欲将神权凌驾世人之上,这是何其愚蠢的妄想啊。

  右近侍按照阴阳师的意思布置了八盏灯,然后恭敬地退了出去,合上门。

  阴阳师不多言语。取出洛书、咒符、法杖,为精华院使降灵术。

  阴阳师一手执杖,一手操符。似乎是在跳舞,可又不像;似乎是在唱歌,但也不像。咒符在指尖化为灰烬,阴阳师突然倒地,一动不动。

  也许是等待我呼唤死者之名。

  我推开屏风,走上前去。抬手抽出刀来。

  我用刀背将那人的下巴挑起。

  那人微微睁开眼。

  眼神清澄如泉水,微蹙的眉心无比动人。有一刹那,我相信了灵魂附体之说。我看见自己在对方眼中的倒影,仿佛看见另一个人。

  对方轻声唤道:“将军。”

  那嗓音与精华院一模一样,它穿透了所有的屏障如同利剑直刺而来。

  幻境破灭。

  死声如同雾霭般蔓延。

  

  “我身成异物,君是昔时君。何故明知我,佯装陌路人。”

  血从御沉香的胸口喷涌而出,然后从我的刀尖滴落。御沉香不会立刻死去,只是睁大了双眼望着我。他似乎有什么话要说,但每一次张口都会被鲜血淹没。

  “他常与我说话,送我礼物,与我亲近。”我俯视着地上的人,如同五年前俯视宗室长子的尸身。

  “但他从未见过我。”我用刀尖抵住阴阳师的喉咙,“将军不见宗室之亲,除非尸体。”

  这世上并不存在宗室诅咒,一切不过是尔虞我诈的阴谋。

  “妖言惑众者,死。”

  那一夜,精华院说,要留个子嗣。他说要去二条问卜,然后等我回来。

  右近侍说他连日剧痛难忍。

  妖胎只结成一半,死在腹中。

  我本想与他常伴,他却轻信此等荒谬言论,将我等推向神权之爪,天真得可爱,也死得无不该然。

  死得无不该然。

  我身成异物,君是昔时君。何故明知我,佯装陌路人。

  我本想与他常伴。

 

  点将 贴杀 沉香

————————————————

【本次全体马甲和本尊】

A组: 
回望、解愿、点将、洗墨  
浅璎、蒋小九、栖云、幽幽琴韵  
  
B组:
东篱、女王、沉香、闲池 
凉宫春日、凄舞、在水一方、花世  
 
C组:
画风、快意、南海、藏宝  
静水致绿、琉天玺、吉光片羽、凭栏 
 
D组:
牛郎、树洞、浮云、精华 
锦色、紫华枫月、蝉时雨、逆风 

属性排序:游侠、术士、药王、剑客

  评论这张
 
阅读(149)| 评论(3)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