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落水無聲

君不見黃河之水天上來,奔流到海不復回

 
 
 

日志

 
 

剑网三《画鸢》  

2012-03-23 21:14:2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渣花!!!再爱万花也是个渣花!!呜呜呜呜!!!!!!!!!!!我最喜欢的万花招式却用在这上!!!!!!!!!!!虐死老娘了!!!!!!!

看过《微微一笑很倾城》的人一定不会忘记小说里抢亲视频一段,当初看这文一路很欢脱结果在这一段上虐哭了!一直觉得《微微》里的游戏设定很像TL,可套入TL想象那个视频有点YY不能……于是这次被改编在剑三上,虽不是红衣女侠(贼?)白衣琴师,可也虐炸了……

 


视频改编原段如下(摘自《微微一笑很倾城》 BY 顾漫)


  微微:“我也想做个视频了。”
  猴子酒:“……”
  微微:“孟boss给我灵感了……”
  既然是孟boss给的灵感,那当然和贼有关。
  微微的剧本是这样的。
  芦苇微微是个占山为王的女贼。
  一笑奈何是个文弱的琴师。
  某日,一笑奈何路过某某山,被女贼相中,于是被抢到山寨里做了压寨相公。
  “后面的还没想好,刚刚打boss忽然想到的,孟boss的台词可以直接用。”
  猴子酒说:“也是参加那个活动的?”
  微微:“嗯,忽然觉得很好玩,不过我是想着玩玩的啦,一时心血来潮。”
  奈何难道的发了个默的表情:“压寨相公。”
  微微以为他被刺激到了,正要说不拍也行,就见他问:“是不是打劫的时候直接躺下就可以?”
  >_<
  看来她严重低估了大神神经的韧性,微微:“基本上就是这样吧。”
  其实她自己也不太确定,只是瞎想而已。
  奈何却说:“拍吧。”
  奈何:“苍翠山不错,就在这里抢。”
  大神答应得如此干脆利落,行动如此积极主动迅速,微微女贼猛的产生一种自己是被逼着抢人的感觉。
  转眼大神已经开始统筹安排:“我从这边山下走过,你从树林骑马出来,自己录自己的部分,后期剪辑一下就可以。”
  在奈何导演的指挥棒下,微微晕乎乎的上了马。
  愚公跳出来:“导演,我们也要上戏。”
  猴子酒说:“女贼没跟班怎么行,我们做嫂子的跟班吧。”
  微微拒绝:“不要。”
  猴子酒悲痛欲绝:“为什么!”
  微微:“>_<单枪匹马比较帅。”
  愚公说:“不行不行,你们这样不行,要有打斗场面,不如我们做奈何的保镖,然后嫂子你就依次打败我们三个,这样才精彩。”
  这次愚公的建议总算得到了大家的认可,主要是得到了奈何的认可。这几个人都是行动派的,超级有效率的商量好了一切,反而是提出拍视频的微微晕了,赶鸭子上轿般的被驱赶到树林。
  树林里,微微骑着马,忽然很紧张。
  等到奈何走到指定的抢劫地点时更紧张。
  紧张的后果就是微微冲了出去,冲到奈何面前,但是把孟boss那段猥琐的台词给忘了>_<,于是微微急中生智,只好把最古老的抢劫台词稍做改动。
  “此山是我开,
  此树是我栽,
  若要此路过,
  留下男人来!”
  开场白说完,照理下面是愚公跳出来骂人,然后开打,然而愚公的人物却一动也不动,微微等了好半晌,奇怪的问:“愚公呢?”
  猴子酒非常平静的说:“他从椅子上摔下去了。”

  Part12白衣红影

  愚公过了会上来,虚弱状说:“我受伤了。”
  莫扎他嘘他:“男人屁股摔一下也叫受伤。”
  愚公恼羞成怒:“内伤!我说的是内伤!”
  微微:“>o<,你们住一起的啊。”
  其实微微以前就从他们的对话中察觉到他们在现实中是认识的,而且似乎是大四的学生,因为有次看到他们说到毕业实习。不过微微在游戏里从来不好奇别人现实中的事,所以也没问过,这次却是顺口。
  猴子酒回答:“我们一个宿舍的。”
  果然!
  微微不自觉的看向奈何,那么大神竟然和自己一样是学生?为啥觉得有点不可思议呢,大神他就应该是……
  >_<
  想不出来应该是什么……
  愚公说:“三嫂,奈何经常夜不归宿,你要好好管管。”
  莫扎他:“他白天也不归宿!”
  微微囧。
  奈何说:“什么时候宿舍里没有你们半个月的袜子,我立刻搬回去。”
  莫扎他立刻说:“你还是住外面吧。”
  微微汗了,早听说有男生积累了十几双袜子一起洗的,没想到这几只就是,忽然又想起之前愚公他们说黑人家电脑,不由有些怀疑的问:“难道你们是学计算机的?”
  “正解!”
  好巧==
  微微说:“……我也是。”
  “……”
  “竟然是小师妹!”
  愚公爬山:“完了,计算机系九男一女,小师妹如此彪悍,难道其实是小师弟!”
  微微:“>o<”
  微微被他说得有点不好意思了:“真的很彪悍吗?我是说开场白……”
  居然把愚公都震内伤了。
  愚公说:“没有没有,挺好挺好,简直振聋发聩。”
  振聋发聩……
  微微觉得自己也内伤了,振聋发聩这么用,愚公以前的语文老师不知道会不会哭。
  猴子酒提出意见:“好是好,不过那个‘留下男人来’最好改改,这里有四个男人,谁知道你要劫哪个,观众会产生误会。”
  奈何说:“不会误会,不用改。”
  猴子酒:“???”
  奈何说:“你们没有被劫的价值。”
  于是……
  PK又轰轰烈烈地开始了,这回是三打一。
  微微无语望天,她还没开始打劫呢,被劫的就开始内讧了。
  总之,在愚公同学带伤上阵的情况下,在闹了无数笑话之后,视频终于在两天后初步录好了。
  抢劫之后的情节仍然是微微编的,微微编剧为了拉长时间,极尽狗血滥俗之能,博采众电视剧之所长。
  具体情节如下:
  白衣琴师被抢回山寨(游戏里就有强盗窝的场景),女贼爱慕他斯文俊秀,想尽办法讨他欢心,白衣琴师不为所动,终日不言不语,在后山莲池旁郁郁弹琴。
  女贼终于决定放他回去,但又依依不舍,在他身后悄悄的跟着,恰好白衣琴师遭遇怪物,眼见就要丧身,女贼跳出来救了他。琴师被感动了,接受了女贼,女贼欢欢喜喜的办喜事,不料洞房花烛夜,竟有官兵(愚公他们在贼窝外大喊一声带新人,一堆新手冲上来,现成的群众演员啊)攻打上山,贼众(强盗窝里的NPC们,可怜才20级)因为喝多了,毫无抵抗的被屠戮。女贼本领高强,官兵抓不住他,转而攻击琴师,女贼把琴师护在身后,琴师却从琴中抽出捡来,毫不犹豫的刺入了女贼的后心。
  原来,白衣琴师竟然是钦差,因这窝贼人占着地形复杂的优势始终剿灭不掉,来做卧底的。
  结局部分乃全剧狗血之精华。
  女贼死后,白衣琴师忽然醒悟到他已经爱上了她,抱着女贼的尸首从落霞峰上跳下去了。
  ……
  好吧,微微承认,这就是在恶搞>o<
  微微以为这个剧本拿出去必然遭到众人唾弃,不料大家看后竟然都觉得不错,不过深入研究下,奈何大神觉得不错的原因是——他台词少。
  愚公他们则是因为——没想到后面还有出场机会,还是正面角色,欣喜若狂ing!
  微微只能再度无语了,果然是学计算机的一群,没有文艺细胞哇……
  然而几天后,当奈何把视频后期做好发给她,微微就万分忏悔地把“没有文艺细胞”这句话收了回去。
  没有文艺细胞的是她和愚公他们,绝对不包括大神!
  大神大神,无所不能!
  收到视频那天微微又是晚课,回到宿舍上游戏,奈何已经下线了,给她留了一句话。
  “有事先下,视频已经发到你信箱。”
  微微急忙打开信箱。
  视频的后期制作包括剪辑、音乐、字幕、美工等等,本来微微想自己琢磨着做的,因为自己才大二,肯定比大四的人空闲。不过奈何大神却说他做,出于对大神无条件的信任,微微当然一点意见都没有。
  下了十几分钟,视频才下好,微微迫不及待打开,只看了几秒钟,光片头就把她震住了。
  太精美了。
  其实说简单也简单,不过是黑底红字,但是不知道奈何从哪里找来这么合适的字,气势万钧而苍劲洒脱,分解成一笔一笔写上去,再做了个光的效果,一层浮光从字面上跃过,简单却又华丽,非常有感觉。
  微微反复把片头看了几遍,才往下看。
  大神显然用足了心的,剪辑、字幕、配乐无一不恰到好处,尤其是配乐,让微微很惊喜。并没有像很多参赛视频那样用的是流行乐,而是多用古代民族乐器,开头抢劫部分是欢快的笛子,之后则多用古筝,非常适合白衣琴师的身份。
  嗯,这样淙淙的乐声应该是古筝吧,微微对乐器没研究,以前初高中的音乐欣赏课都是用来偷偷写作业的,还是第一次像今天这样听得入神。
  显然一切都没有可挑剔的地方,微微干脆就纯欣赏了。
  虽然这个故事是悲剧(?),但是由于一直抱着恶搞的心态,再加上录制过程中笑料太多,微微看得很是欢快,然而情节到白衣琴师拔剑的时候,筝音中却忽现杀伐之气,剑毫无停滞的刺入女贼的后心,音乐在同时铮的一声倏然静止。
  微微的心剧烈的一跳。
  而后,微微还没缓过神来,竟发现下面的剧情变了。
  本来之后的情节应该是白衣琴师抱着女贼站在落霞峰准备跳崖了,可是画面却变成了白衣琴师和青衫武将(愚公同学扮演)站在了一座坟前,静静的望着坟墓。
  青衫武将说:“你可以不杀她。”
  白衣琴师只是沉默,很久才道:“与其让她活着恨我,不如死了。”
  微微怔住。
  忽然意识到,从这句话开始,视频中的白衣琴师已经不再是她剧本中的那个了。
  白衣琴师从此隐居在山脚下一间小屋中,微微认出这是游戏里一个小场景,落霞峰下无人居。
  青衫武将又一次出现。“你立下大功,世袭爵位唾手可得,为什么要隐居在这荒郊野外?”
  白衣琴师没有回答,只是弹着手中的琴,神兽小猫在他身边欢快的跑来跑去。
  眼前的画面水纹般破裂,场景变成了后山莲池,彷佛是琴师的回忆,带着朦胧的色彩。白衣琴师在抚琴,女贼坐在他身边,这时微微听到了自己的声音。
  这段声音是前天奈何忽然叫她录的,说可能要用。录的台词是女贼放琴师走之前说的一段话,狗血无比,微微万分不好意思的念了一遍匆匆交差,没想到真的用进去了。
  好像已经处理过了,她的声音显得模糊而遥远,仿佛来自虚空。
  “我爷爷是强盗,我爸爸是强盗,所以我生来就是一个强盗,除了强盗我不知道做什么,什么也不会做,还有这整个寨子的人。”
  “你这么讨厌我,其实我没杀过人,不是最坏吧,不过还是坏的。”
  “我也想和山下的姑娘一样,养点小鸡小鸭,日出而做日落而归,平平静静的过日子,不过这只是一个梦而已,永远不会实现。”
  “你走吧,我放你走。”
  画面又转回来,青衫武将激愤的质问:“你有大好的前程,为何要在这荒村野地荒废人生!”
  然后是一个清淡而缥缈的声音。“这也是我的梦。”
  整个视频的对话都是用字幕完成,只有最后这几句是真人的语音,石破惊天般出现,然后戛然而止,筝音重新响起,哀哀欲绝,渐渐消散。
  最后的画面是红衣女贼和白衣琴师在莲池旁,琴师抚琴,女贼舞刀,两人衣袂飞扬鲜活灿烂,而后画面越来越淡,逐渐变成黑白。
  定格。
  画面上抚琴的白衣琴师依旧白衣飘飘。
  舞刀的红衣女贼一身红衣已经苍白。
  微微心中一恸,眼眶忽然湿了。

  评论这张
 
阅读(322)|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