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落水無聲

君不見黃河之水天上來,奔流到海不復回

 
 
 

日志

 
 

冰王 1  

2013-11-15 00:32:22|  分类: 原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妈蛋三年前的大纲!当然,三年前考据完后就没心思写了(……),大纲居然没被我删掉……

本来想写回那个民国文的,谁知手一抖,开了另一个坑。我就说我的各种大纲各种坑足够我随便爱写什么题材就去填什么题材嘛……

现代BL,不要考据年代和国籍,这是个硬伤→ →。其实我觉得写下去谁都知道原型是谁,但又确实不想完全复制原型……Y不下手……

 

————————————

  1

  许凌被裹成个粽似的,只露出一只用来透气的鼻子,一对半垂着的无精打采的眼睛。
  真正的北国,和他想象中完全不一样。
  这里的风,寒冽如刃,一刀一刀割在鼻头,痛得他几乎失去呼吸能力。就在两小时前,第一次跨越北纬五十度的他不过不经意吸了口气,便被火车站外剧冷的空气呛个半死不活。以致至今,他还只能恹恹无气依偎在母亲的怀里,看着一株株光秃秃的、无比丑陋的树划过车窗,又飞速退后。
  许凌有种感觉,在这个冰天雪地的鬼地方,他怕是活不下去了。
  “阿凌?”秋岚紧张地把儿子护得滴水不漏,哪个母亲见到自己儿子被折腾得话都说不出来会不心疼呢?她低声问,“还冷么?要不换来我这边坐坐?”
  秋岚的气息呵在面上,香暖如丝,许凌本能地往他母亲怀里缩进几寸,眼皮往上一抬,露出黑白分明的眼珠子。他张了张有些发紫的单薄的小嘴,细细软软地,带着孩童特有的口齿不清说了句:“不冷……”
  秋岚顿时眼睛红了一圈,她差点一个激动,就要喝住前座的司机,沿原路打道回家。
  这是她的儿子,唯一的儿子,九年来一直是她心尖顶上的宝贝啊!
  她不舍地蹙着眉心,手下依旧温柔,一下一下顺着许凌的背,不动声色地试探:“阿凌,如果你不愿意,妈妈立即带你回家。”
  男孩倏忽睁大眼,宛若黑曜石般的瞳眸跳过鲜明的光耀,却又很快迟疑地熄灭了。他困惑地盯住他母亲,在确定这不是个玩笑时,呆住了:“……啊?”
  秋岚低头抵住儿子的额头,溺爱地磨蹭几下,像是割舍什么重要东西似的,目光坚定:“听妈妈的,就算不去也没关系。”
  男孩抿着嘴,不吭声。
  秋岚突然冒出这么一出,就像是对饿足三天三夜的困兽抛出大条鲜嫩的羊腿,其诱惑实在欲罢不能。不久前还冻得昏昏欲睡的男孩被惊得整个人都醒了,他不顾秋岚的阻止,翻个身爬起来,鼻对鼻,眼对眼,想要辨明母亲的意思。
  保暖的风雪帽被他大动作一抖,滑下半边,显出一张羸白的面孔。
  说是恰满九岁,但许凌看起来比同龄人更小。由于气候不适,男孩整一副病歪歪的模样,大气呼细气出,精神相当不佳。与他母亲这样的南方水乡女子水灵灵的美貌一比,许凌完全就是那种丢进人堆会马上被忽略掉的长相——除了他的眼睛。
  许凌有一对好眼睛,倒不是轮廓弧线有多美,而是只要专注地盯着某样东西,眼眸里迸发出来的光彩便异常动人心弦。
  就像此刻,小许凌脑子里不停反复“去还是回”这道艰难的单选题,圆不溜秋的大眼扑闪扑闪,带着几分贯注几分不安,便叫人疼惜不已。
  “怎样?”秋岚哄着儿子,她知道他动心了,继续小心翼翼地询问,“我们回家去吧?”她搂过心肝宝贝,温声软气,“我们回家学跳舞好不好?不要学滑冰了。”
  她是真的后悔了。
  是有多么的脑抽才会让儿子在滑冰和跳舞里二选一!
  又是有多么的脑抽才会同意带儿子来这北寒边地进行滑冰训练!
  即使所有人都认为,许凌在滑冰场上崭露的才华远远胜于当年的她。
 
 

——————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26)|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