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落水無聲

君不見黃河之水天上來,奔流到海不復回

 
 
 

日志

 
 

冰王 4  

2013-11-22 00:43:24|  分类: 原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4

  望着俩小孩一前一后隔了足足一个身位,很是“友好”地走进红埔滑冰俱乐部,秋岚这才仔细吩咐司机将车上的行李安顿妥当。

  一件件行李卸下车,秋岚开始一个头两个大。

  张四乔早就有所准备,拉住秋岚,叫来两个红埔的工作人员帮忙把行李送进去。

  秋岚鼻子红通通的,恍惚间又回到当年被老师照顾的日子,闷声说道:“幸好老师您还在,不然我真不知道找谁好。”想起许凌之前的无礼,当娘的忙替儿子说好话,“那孩子性子是安静了点,不过很少会这样没礼貌,回头我训他一顿。您别见怪,他平时不是这样的。”

  张四乔摆摆手,他的年纪比许凌大五倍都不止,当然不会和小孩子一般见识,只是听她一提,倒是想起以前道听途说的一些事儿来。

  “小岚,我听说,当年你是为了儿子才搬去南方的?”

  秋岚怔了怔,一席话立即勾起那段辛酸的回忆,她犹豫了一下,还是点头承认:“没错。阿凌不是足月出生的,生下来时体质就不好,当时也没注意,一个不小心就得了个慢性肺炎,差点没了一条命。我见他实在受不住这边的气候,就干脆带他回老家了,好不容易养好了一些,我就让他试下玩滑冰、学芭蕾,活蹦乱跳了几年,也就那样了。”

  秋岚说得轻描淡写,可从小看她长大的张四乔却能听出,这淡墨一笔的背后,蕴藏着多少难以言喻的艰辛。

  他想起当年,他的小秋岚还是个骄傲得仿佛万鸟之王一样的小公主,眨眼十年,已蜕变成一位温柔的、坚强的、能够撑起半边天的母亲了。

  张四乔笑了起来,说不上是欣慰还是心疼,他只是嘴里说道:“我的小姑娘啊终于长大了……好、好、好!”

  秋岚抿嘴一笑:“何止长大了,人都老啦。”

  “得了,别在老人家面前说老。你瞧,第一次见你,你也就和你儿子差不多大,现在知道带着儿子回来了。”

  秋岚心中一动,情不自禁伸手挽住张四乔的手臂,使劲眨掉直往外冒的酸气,笑着说:“一日为师终生为父,这不,带外孙儿回来见外公了嘛。”

  “哼哼,一日为师终生为父?丢下我这师这父一走了之几年没音讯,我以为你都忘记有这地方了!”一说起这个,张四乔就忍不住来气,“不是为了许凌,我看呀,你是铁下心决不会再回来了!”

  “老师……”秋岚心叫不好,生怕张四乔一数落,就说起旧事。

  果然,张四乔止不住地说了:“都相处了那么多年了,有多大的仇,闹得一个离开俱乐部,一个出了国,嫌我老人家命太长,想气死我是不是?”

  “……不是……”

  “什么不是?啊?!你和承恺闹分了倒是分了,嘴巴倒是默契得很,问什么都不说,啊?!你说,那一年好端端的到底出了什么事!”

  “……老师,那些事,不是一两句能说清楚的……”

  “那你就用十句二十句来说!”

  “也不太好说啊。”

  秋岚头痛极了,她一点都不想再回忆过去啊,老师这是越老越难缠不是?她衡量了一下轻重,果断决定还是略过那些错综复杂的狗血纠葛:“反正,不是他的错。”她撇撇嘴,又添了句,“也不是我的错!”

  评论这张
 
阅读(35)|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