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落水無聲

君不見黃河之水天上來,奔流到海不復回

 
 
 

日志

 
 

站错队 1  

2014-01-15 01:06:42|  分类: 原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对,我又开坑了……还是古风……果然天下文章,唯古风顺手OTZ!风铃徒儿给我提出的设定是,正人君子、搞基、天然呆萌带腹黑……很抱歉,估计天然黑是写不出了……

这文开头居然无比顺,大背景都没卡,= =,但愿不会卡在修文上……

————————————————————————————————————

 

站错队

文/逆风

 

  1

  上一辈子,他到底有多想不开,才会看上面前这个男人?

  封子昤低低垂眸,注视着手中酒杯,仿佛这盏街上随处可见的小桃叶杯中蕴藏了什么巨大的奥秘,非要他钻透个明白不可。

  “……事情便是如此,你觉得如何?”

  座上,身着雪白缎衫的青年男子兴致勃勃说完满盘计划,本以为封子昤会一口答允,不料等了半天,那个人还是一脸平平淡淡,没有半丝回应。

  “子昤?”男子皱皱眉,眼中闪过一丝不喜,但旋即倾过身去,俊美出色的脸上全是满当当的殷切,“怎么了?身上不舒服?”

  他语气低柔,尽显温情又摆足姿态,一只手不着痕迹环上封子昤瘦直的腰身。

  封子昤一僵,登时眉心大跳。还好他恢复得快,思及当下敌强我弱,反抗无益,不得不忍气吞声强忍一脚踢开的冲动,慢慢抬起头来,露出一副完美无缺的迷茫神色:“你刚才说什么?”

  男子伸手揉了揉少年额边细发,又凑近几分,亲昵地重复道:“我说,过了年,便随我一同回上京,可好?”

  酒杯微微一抖,险些没拿稳。

  封子昤有一瞬间失了神,落在青年男子眼中,却是恰到好处的自然。

  他赶紧趁热打铁握住少年的手,却发现一手湿腻,不由瞅他一眼,柔声道:“你莫怕,有我在。上京虽不如临州风光宜人,但昌盛繁华倒是这种小地方比不上的。你年纪尚小,多出去见见世面还是好的,到了上京,我带你认识些朋友,便不会寂寞了。”

  他说得柔情似水,封子昤却听得脸色剧变。

  上京……

  这个名字彷如针刺般,狠狠扎在他心上。

  封子昤慢慢忆起一些事,一些人,森寒铺天盖地袭来,他情不自禁抖了起来。突然,心口一阵窒闷,呼吸顿时不畅,他刚想说话,一口气已经接不上来了,痛苦地弯下腰,扯住胸前衣襟。

  “子昤!”

  青年男子一惊,料不到他居然是这种反应,不由脸一沉,忙将他拉住,揽入怀里。

  “子昤?子昤!”

  “你……咳!咳咳、咳……”封子昤被他按在怀里,满腔尽是令他作呕的气味,想躲也躲不成,心一急,更急促地咳喘起来了。

  这已不是他第一次肺咳发作了,但每一次,都让他又尝到濒临死亡的滋味。背后那只手再怎么安抚,他都觉得心口发闷,气道在不断抽搐。终于,他忍无可忍一把推开男子,覆倒在桌角。

  哐当一声!酒杯掉在地上,摔个粉碎。

  酡红色的美酒,洒了一地。

  青年男子这才像自梦中兀然惊醒,也顾不得其他了,一把扶起封子昤,将他抱到屏风后的床上。

  封子昤浑身乏力,凭着残余的一点力气,沾上床便飞快挣脱男子的手,抱住被子。属于房间原本的气息总算淡了那人的味道,这才觉得稍微舒缓了些。

  原来,他对这个人,竟已到了忍不下气息的厌恶地步了吗?

  青年坐在床头,见少年平素极其惹人怜爱的俊颜此刻扭曲得可怕,眉头忍不住一皱。

  封子昤的身体为何这样,他自然最清楚不过,只是万万没想到,症状会如此严重。男子琢磨着,还是得让人过来瞧瞧,免得弄巧成拙,坏了大事。

  他见封子昤趴在床上,一口一口地喘着,气息倒是渐渐平缓,应该一时半刻不会出什么事,便起身道:“你且躺好,我去唤人找个大夫。”

  话未说完,一只手拽住他的衣袖。

  “不用……”封子昤头埋在枕头里,绯红薄衫之下,依稀可见优美的蝴蝶骨起伏不定,他有气无力道,“我躺一会儿便好了。”

  男子一愣,有些怪异地看着他。

  若是往常,这人不是该借机颐指气使摆谱一番,非闹得人好言相哄,才心安理得接受自己的关怀么?怎么今儿有点不寻常?这个念头才一动,封子昤又适时地咳起来。男子摇摇头,觉得自己想太多了。

  这样折腾下来,怕是连摆脸色的力气都没了吧?

  封子昤对大夫一直怀有莫名的抗拒,此时若硬是叫人来,恐怕这小少爷也不怎么配合。男子眸色流转,颇为纠结地叹了口气,说:“好吧。”

  说罢,他竟自行脱了鞋袜,躺上床,连人带被将封子昤搂进怀,小心地侍候,道:“若不这样,我在这儿陪你,留你一个人我也放心不下。”

  怀中人一僵,表情险些没绷住。他郁卒地转过头,朝向内侧。在人看不见的地方,半掩的眸里,飞快闪过一丝清醒的寒光。

  叶瑾年啊叶瑾年,你以为我还是当年那个,被花言巧语迷得晕头转向,失去心、失去身,最后还搭上一命的封子昤么!

  评论这张
 
阅读(62)|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