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落水無聲

君不見黃河之水天上來,奔流到海不復回

 
 
 

日志

 
 

站错队 4  

2014-01-22 00:39:31|  分类: 原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4

  最后一句,真真是说得肝肠寸断。

  想起上一世为了这伪君子付出过多少,又落得个什么下场,在被当作弃子拒于门外时,他又说了些什么诛心之言!他要他精通各门绝艺,万种风情,天下闻名,他咬着牙一一做到;他烦恼敌人手下一文一武一对惊世将才,他百般施计,挑拨离间,生生折断对方手中最大的一张王牌。他为了他,薄幸了天下人,最终,却又得到什么?

  ——封子昤,人心肉做,你的心上可有他一分位置,你的心到底是用什么做的!

  当年阵前,金戈铁马,万箭齐发,敌阵主帅声色俱厉,痛诉他的种种不齿。

  封子昤不由眼圈一红,眼泪险些掉了下来。

  人贵在自知之明,这一世,他真的知错了。

  他一哽咽,愣是将叶瑾年唬了一跳。

  似乎,有什么不对?

  这封子昤眉目精致,长得极为好看,是典型的江南美少年,若是绽颜一笑,左颊还会露出个深深的酒窝,非常讨人欢喜。只是他年少气盛,自幼又鲜少有人管束,大少爷的脾气未免任性无常,对自视独占之物更是霸道之极,容不下旁人半分觊觎。

  为此,他没少得罪人,叶瑾年也没少给他收拾烂摊。

  但再如何遭人嫌弃,封子昤依旧我行我素,一些难听的话也仿佛不甚在意。这性子,说得好听便是心态好,说得不好听,便是缺心眼。

  今日一场闹剧,叶瑾年是真心看不懂了。

  他所知道的的封子昤,会闹会骂会动手,但绝不会人前示弱!

  他沉默半晌,伸手试探地想摸那人的脸,谁知一抹,满手泪水。

  他盯着手心的水渍,脸色阴沉。

  封子昤是他手中一枚极有价值的暗棋,难得此人虽脾气恶劣,待他倒是真心实意从无二心,本以为在上京打点好一切,这趟带他回去是轻而易举的事情。只是现在,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在正轨上?

  人对情感总是极为敏锐,叶瑾年暗暗觉得不妥,像这种以往百试百灵的爱言昵语,不用三五下,再难搞,封子昤也会温顺地靠过来。而这次,这些话说出去了,却仿佛隔了层纱,完全没有作用。

  叶瑾年抿着嘴,他不可能容忍一直运筹帷幄的东西,在他眼皮底下出了状况。

  要是封子昤敢耍什么花样……

  冷冷地扫身下背影一眼,让一个人消失,对他来说就像掐死一只虫子一样简单。

  如此一折腾,叶瑾年也失去耐心温存的兴致,他随意拍了拍封子昤后背,道:“你待我如何,我怎不知道?别恼了,是我的不是,你别放心上,嗯?唉,你心情不爽快,先睡一觉,好不好?我去吩咐人备点吃食,你这身子,是该养养了。”

  说罢,也不管封子昤会有什么反应,翻身下床,整好衣着。他低头看了眼床上蜷缩的那一坨,轻叹口气,俯身为他拉上被子,才离开房间。

  床上的人,泪痕未干,但眼眸已然清明。

  他就知道,只要一闹得厉害,叶瑾年总有理由避开锋芒。以前是,现在也是。这人的敷衍,当年怎么就瞎了眼没看见呢?

  封子昤疲惫地闭上眼。刚才那一番举动,虽说有故意小题大做的成分,但肺咳发作倒也不假,还得不停与人周旋,一轮下来已是心神交瘁。

  叶瑾年来得太突然,他还没来得及好好考量这辈子要怎么过,上辈子最大的麻烦便出现了。

  “罢了,先养好这条老命,再说吧……”

  封子昤喃喃自语,调了个舒服的姿势,沉沉进入梦乡。

  评论这张
 
阅读(54)|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