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落水無聲

君不見黃河之水天上來,奔流到海不復回

 
 
 

日志

 
 

[FE]惯性依赖(《零点》番外1)  

2015-08-23 23:51:18|  分类: 【不二越】零点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FE]惯性依赖

《零点》番外1

 

“龙马是和猫一样的孩子哦!”

“切!我又不是卡鲁宾!”墨绿发少年瞪大眼,咬牙切齿。

“呵呵,看吧,傲慢,慵懒,依赖,这是你啊。”

 

当那褐色头发笑容可掬的学长如此说时,别扭的少年忍无可忍,狠狠按下帽子,闷闷不吱声。

“龙马?”

“周助闭嘴!谁傲慢,谁慵懒,谁依赖?别用奇怪的词语形容我!”

“呵呵!”那个人发出温温的笑声。

墨绿发少年脸一红,再次狠狠咬牙。

 

傲慢任性,张扬狂妄。

可这不能完全怪他呀!

从学会叫那个白痴老头父亲开始,记忆中就是血迹斑斑的痛苦惨况。那个谁说的,独生的孩子是父母手中的宝,捧着怕摔了,含着怕化了,可他怎么不觉得。

当别人家的孩子扶着父母的手一步步学着走时,他家老头子在干什么?丢下一支几乎齐头高的网球拍,然后逗小狗玩似的朝他扔出黄色的小球。

母亲纵然宠自己,可似乎对父亲这种虐待儿童的行为没有多大反对,更多的是,饶有兴致坐在一旁观看。

因此,当五岁那年,他已经有个明确的认知:这对夫妇靠不得!

后来,有个不知道从何处跳出来的远房亲戚走访本家,曾小声地问他家二老:怎么你家孩子不亲大人的?

他不由翻个白眼,顺便狠狠瞪着张大双臂准备扑过来重树慈父形象的某人。

 

“喂,周助,我……真的那么傲慢吗?”他忽然说了一句,默默补充。

褐发少年轻笑,知道嘴上说得狠的孩子心里却在意不已。

“呵呵,不算傲慢。”他慢条斯理地道,“只是没见过哪个刚入社团的小孩在手冢的眼底下还斗胆挑起是非,也没见过哪个小孩总喜欢窜去其它地方挑衅惹事,连篮球队的也不放过,也没见过哪个人,分明已经打得对方一败涂地,还丢给人家一句ma da ma da da ne让人气血攻心顺路去医院,也没见过……”

“不二周助!”愤怒的少年低吼出来。

“呵呵!”那人顶着墨绿发少年冲天的怒火,识相地闭上嘴。

 

“不过,龙马也是很温顺很乖巧的孩子哦!”那人柔声说。

“切!不要又把我形容成猫一样!”摘下头顶的帽子,用一根手指灵活地转动着。

“对了,我手头上还有那几本相册……”

“不二周助!”再次连名带姓怒叫,“不要再提那些该死的相册!”

 

说起情人不二周助,他实在没什么好说的。

本来是从粘着这个比他大两岁的学长开始,逐渐变成了习惯性的依赖,等他发觉事情不对劲时,自己已被冠上“不二周助的情人”的帽子。

好吧好吧,情人就情人。

相比于周助死板顽固深受传统日本思想影响的父母,他的父母纵使做不到欣然接受,可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默认了。毕竟在美国,一百个里面就有一个这样的人,多一个又有何妨?

所以对于“情人”这个名堂,没有抗拒,反倒有些沾沾自喜。

情人,是不是就是可以光明正大霸占周助的人?

 

对于周助,唯一让他感到不满的,是随时随地无处不在的偷拍!

大概是从周助高二他初三的时候开始,由于繁重的毕业班复习课实在是沉闷兼无聊,堂上睡不得,他只得中午躲在大树下打瞌睡。

过往的睡觉圣地天台早就放弃了,因为没有了熟悉的身影。

太过习惯一个人也是一种郁闷的事情,比如说,再回到同样的地方却翻来覆去无法闭眼,只因流淌的空气里少了一分安心的味道。

至少在大树的阴影下,换个环境,容易睡些。

更重要的是,睁开眼,越过重重枝叶,以及乳白色的墙,就可以看见青学高等部的课室。虽然不知道那个人在哪一间,但起码也能抚平烦躁的心。

睡得太沉,没有发现,那个人偷偷溜回中等部,手里捧着一个小小的相机,对着睡得迷迷糊糊的自己按下快门。

连续咔咔的异响并没有惊醒他,直到某一天,褐发少年洋洋得意递给他一本相册。

翻开,随即变色。

这……这是什么?

呵呵,龙马的相片啊!

捧着相册的手在颤抖,额上青筋一跳一跳。什么时候拍的?

呵呵!当然是龙马睡着的时候呀!

不二周助!顿时翻脸。

呵呵!那个人却依然笑眯眯,完全无视熊熊烈焰快要震翻半边天。

他说,要把龙马的生活照收集起来,以后贴满房间的墙。

他立刻冷汗直流。

周助高三他高一时,曾谈论过填报志愿的问题。

那人说,龙马,我要报考摄影艺术专业。

刚含入嘴里的芬达全喷了出来,脸色青白。喂喂,你不会是因为那个理由吧?

呵呵!那人笑容可掬,不予置否。

立时气闷。

 

“早知道这样,那时候要是阻止周助报这个志愿就好了!”闷着气嘟囔。

“呵呵!可是,我最喜欢看龙马懒洋洋打瞌睡的模样啊!好可……”

“闭嘴!不许说我可爱!”脸马上通红,险些跳了起来。

 

越前龙马想,大概从很久很久以前开始,依恋那个人已经成为恒定不变的习惯。

习惯随时寻找他的怀抱,习惯被他轻柔地拥抱;习惯一声又一声叫着“周助”,连同眷恋的心情一同传达,习惯听他一遍又一遍叫着“龙马”,享受专属称谓中的宠溺;习惯在睡梦中还能感受到他的温暖,习惯睁开眼,除了看见耀眼的霞光,还有就是他同样耀眼的微笑。

甚至,被揶揄被捉弄被激起三丈怒火被气得大叫“不二周助”,也似乎成为了一个习惯。

 

多年之后,他忽然明白少年时代的自己为何对人如此冷漠。

不是傲慢无礼,而是隐约知道,一旦撤下防备的警戒,便会全身心地投入,一旦依赖成了习惯,即使受到万劫不复的伤害也无法回头。

幸亏,遇到的是周助。

越前龙马无数次感激上苍。

 

“龙马,不如睡吧?”

“不要!”少年瞪着一双琥珀色的大眼,不满地嚷嚷,“我还要和周助说话!”

“可是……”那人有点为难了,“已经很晚了……”

“周助那边不是白天吗?”不依地瞅着窗外繁星闪闪的夜空。

“可龙马在美国呀!”

“周助心痛电话费?”话语里透出磨牙的声音,大有威胁之意。

“当然不是。”好无奈叹了口气,哄着,“不过龙马明天要坐最早的飞机回来吧?睡过头晚点来不及回日本,我会很伤心的。”

“……真的?”

“嗯。”

“……那……我挂了……”还是有点不情愿。

“呵呵,真是乖孩子。”

“切!”

 

多年以后的网球社聚会,那个鸡蛋头的学长问他:“越前,为什么会选择不二?”

他愣了老半天,丢下莫名其妙的一句:“没有其它选择了。”

 

猫是一种慵懒的动物,习惯了一个人,便懒得去改变。

认定了此生此世唯一的主人,一辈子,都不想离开了。

 

END

 

  评论这张
 
阅读(14)|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