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落水無聲

君不見黃河之水天上來,奔流到海不復回

 
 
 

日志

 
 

【练笔】争吵  

2016-12-25 21:38:00|  分类: 原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大概,能算是个黄喻文?
徒弟开了个每周十题的复健练习,挑了一个玩玩,然后我发现了,我要做的其实也不是复健,我只要不坑就足够了= =
唉!

——————————————————
为了发泄对一篇正在追且断更的辣鸡OOC文的愤怒!!!(不要怀疑以上每一个字的字面意思)。


【黄喻】争吵(上)

  他俩的关系,总被外界传得谜之神乎其神,一方面让大黑似粉捧得坚不可摧,另一方面又给深粉似黑脑补得仿佛不干吵一架恋爱的人生就不圆满一样——哦,说的只是吵架,连“打”都没上升过。

  也是,论暴力,那人怎么可能打得过他?

  T先生靠在门框边上,半边身感受着店内甜腻的暖意,另一半则敞在瑟瑟寒风中。整条大街洋溢着西方圣诞节愉悦的气氛,不时见虐狗的情侣卿卿我我相拥着路过。

  啧。

  他手里捏着排了号的小纸条,离轮到他还有不到二十个人。

  这家小店每天都有无数粉丝过来帮衬,小点心出笼是出了名的慢,却又气不过它的精致美味,嫌得要死,又爱得要命。

  真是像极了那个人。

  只可惜那人从来不好这口。

  和水瓶座吵架特别没劲。平日里他一张嘴能单刷一百个,所向披靡百试不爽,一旦放到那人身上,千字辩文不带标点不仅没刷出些副本奖励,反而被对方施了个混乱之雨摆出几句似懂非懂的道理话,愣是让人陷入沉思。

  等他一一捋干净那些外三层内三层搅成结的话中话,才发现,尽是胡说八道。

  Z先生并不如外界所以为的那么好脾气,毕竟从十几岁开始在一起,这人是不是一个什么都好说话的“软脾气先生”,他最清楚不过。

  就像这次,他几乎立即就警觉到对方怒火的冲击,虽然外表看上去还是平平静静,像在陈述一件再寻常不过的事,并诚恳地表达了他认为的最佳解决方案。

  完美无缺!

  只是好像有什么不对。

  和Z先生吵架时,总会让他生出一丝恍惚的错觉,他正在吵闹的对象,是俱乐部的官方发言人,而不是他的爱人。

  “你说有什么话非要憋在心里不直接说出来这有意思吗!他以为不说别人就看不出来吗他眼神一闪避我就知道他的弯弯肠子了!这样猜来猜去好玩吗哦不对连‘猜’的技术含量都没有到底有什么意思啊!”

  刚摔门而出时,T先生愤怒地在微信骚扰损友A。

  损友A正无聊找不到乐子,对这两多年老友的事也表现出非凡的八卦:“不然呢你想让他怎么样?”

  “有什么不乐意明说啊!摆什么臭脸我都看出来了!”

  “你都看出来了,那你说啊!”

  T先生噎了噎,大爆手速:“看出来和听到的怎么一样!万一我猜错呢!”

  “那就猜错呗,就你俩生死之交青梅竹马哦不,竹马竹马的关系,猜错个话他也不会吃了你。”

  “太丢脸了!”

  “敢情摆架子是你大爷啊!”

  T先生闷闷不回话。

  “你家那位摆臭脸画面太美哥想象不来。他只是说如果你推不掉差事,就取消巴黎的机票。”损友A用一个正常人的思维给他冷静分析,“你人不在,他不想背起背包来一场一个人放空的旅行,退票省钱,有问题吗少年!”

  “你不懂!”

  损友A很诚实:“那是真不懂,”他淡定补充一句,“你们小公举的毛病。”

  T先生差点要摔手机,可念在这已经是唯一愿意听他吐槽的人的份上,他忍了:“我觉得他要说的不是这个。”

  “那是哪个啊?”

  “我咋知道啊!这么正常的话像他说的吗!这可能吗!反着看再倒着看再反过来看也许才是他的意思!”

  “不好意思哈,哥是看不懂什么‘反着看再倒着看再反过来看’,秀恩爱前麻烦先翻译一下你家亲爱的的中文,谢谢!”



【黄喻】争吵(中)

  作为T先生和Z先生共同的损友B,我们来称呼他亲友B好了。

  此时此刻,被人埋汰的Z先生正窝在他与T先生爱巢的布艺沙发床上,赤裸着双足,踩着柔软的毛毯,怀里抱着个平板和亲友B谈(liao)工(ren)作(sheng)。

  择友不善,自食其果,亲友B至今还能活在当下被这两人毒害,必须是因为他的脾气是真的好。

  他苦口婆心:“你们两个加起来都半百的人,能不能别把折腾当情趣?离家出走这么娘们的事居然也做得出来,用我们男人的方式解决不好吗?”

  Z先生笑出声来:“竞技场吗?我又打不过他。”

  “出息?开一场真人PK,我赌五毛那怂货肯定不敢直接怼你!”

  “我们文明人,要用文明的方式。”

  “比如?”

  “一哭二闹三上吊?”

  “消停些吧你……”亲友B不想和他扯下去了,“说吧,这次又是怎么回事?你也是能忍,橙色寒冷预警天就放他出去,那么冷漠无情有本事不要来骚扰我啊?”

  Z先生无视他的抱怨:“你知道的,我们本来说好春节过去欧洲。”

  “记得,你拼了三个月老命换到那几天假。怎么?别告诉我那个渣渣要抛弃你。”

  “说对了。”Z先生手指轻快,“他接了个活,大年初一飞去西藏朝圣布达拉宫。”

  “……”亲友B也是一阵无语,“那就泡汤了?”

  Z先生抬起脚,将软毯一挑,盖在有些发凉的足背上,才舒舒服服地回他:“是呀,去不成了。”

  对方马上改口:“他离家出走是对的,留在家怕不分分钟秒秒钟被你怼死?不愧是和你同居十几年的男人,太机智了。”

  “是同室。”

  “没区别,继续。你准备怎么整死他?需要我提供道具吗?友情价不打折,给我做了下个月那套方案就行。”

  “我没要怎么他。”Z先生发了会儿呆,才敲字道,“大家都有工作,没什么不好理解的。”

  亲友B发来一个冷漠脸的表情:“真话就这么难说?队长当久了,果然官方话一套套,都端回家里去了。”

  “嗯,真是太生气了!好不容易请到假怎么不体谅我一下呢,直接推了不好吗?在他心里我完全比不上工作呢,世界那么大,他那么喜欢到处跑,总有一天一定会为了自由自在连我都可以放弃吧?啊,不过这种事情我不能说出口,他知道了会有压力的,还是吞死在肚子里吧!他那么喜欢那份工作,我又有什么理由剥夺他喜欢的自由?啊不,也许就是顾忌着我,才一直忍着没天天飞出去呢,果然还是我限制了他,对吧?唉,你说要不还是分个手,放了他,这样对谁会不会都好一些?分手其实也挺简单的,比如找个谁替我演一下移情别恋对象什么的,我看你就挺适合……”

  聊天框那边,良久不说话。

  半天,才发过来一串长长的省略号。

  亲友B:“我居然,第一次,分不清你是在说真话还是假话!”

  Z先生迅速回了一个笑容过去。

  亲友B:“求你了,不要作!按我说的,和他真人PK一场吧!”

  Z先生笑得眉目都弯了起来。

  他伸了下懒腰,抬头看了眼墙上的时钟,继续敲字:“文包里都是这样说的。据说一些粉写的我和他的衍生文,还挺有意思。”

  “……”

  亲友B:“明年,我一定会认真考虑一下调整你的工作内容,看来就算再多三倍,您也一定迎刃有余。居然闲到去翻那些文,你到底是闲到什么地步!你看我现在加班到几点钟!”

  “你也有看过?”Z先生眨眨眼,听出弦外之音,“看来那谁不止给我们发文包,她给你发的是什么CP呀?”

  “……”连“CP”都知道了。

  “不过如果顺着那些文代入一下的话,”Z先生的信息慢悠悠地发过来,偏偏就顿在这个逗号上。

  亲友B心情沉重地发了个:“?”

  结果,一直没有收到回复。

  T先生正哆嗦着闪进屋,他那挑染了红色的头发被风吹得鸟窝一样,一抬头,便毫无预警地撞上Z先生直视过来的目光,清澈暖和,没有掺杂一丝迷茫和幽怨。



【黄喻】争吵(下)

  气氛顿时有些僵硬。

  T先生张了张嘴,半晌,才吐出一句:“还没睡啊?”

  Z先生默默看他一眼,将手中的平板放回沙发床上,起身穿好鞋向对方走去。那双拖鞋被晾了半天,早已有些冷,一穿上去,寒意就从脚底一直往上窜。

  T先生伫在玄关处的鞋柜边,像被打了个僵直,直勾勾盯着Z先生走来拿过他手上的打包盒,又朝厨房方向去。

  于是,他才仿佛被秒驱了debuff一样,忙不迭地甩掉运动鞋,也顾不上赤着脚了,三步并作两步跨过去,从后面一把捉住了Z先生。

  他下巴贴在对方的颈窝里,闷不做声。满级的语言技能总在这人面前被封印个彻底,千言万语落到嘴边就直接卡壳,T先生心想:这自小落下来的坏毛病,怕是一辈子都改不掉了。

  “干什么?”Z先生拍了拍腰上的手臂。

  “我……”

  T先生皱皱眉。

  其实他不觉得,这事上他就应该让步。

  西藏的企划总部足足筹备了两年,本以为会安排在四月开春后,不料居然提前到春节。别说这是一个他期待已久的项目了,单凭争取不易的入选名额,他是说什么也不愿放弃的。

  只是想起这人乍听闻时瞬间变了颜色的脸,便不由自主地怂起来。

  他是真的很失望!

  可偏偏又马上恢复自然,有条不紊地梳理了一遍现况,然后告诉他,如果没办法,就把机票给退了吧,欧洲不去了。

  干脆利索,仿佛只是退掉一张从B市回老家的机票,一点犹豫都没有。

  这就是他的队长一贯的作风,总能从无数个选项中迅速择出最优的那一个,然后绝不手软地施行到底。至于背后要牺牲一些什么,或舍弃一些什么,他连说都不会说。

  在当年,这种近似残忍的风格让彼此都如鱼得水,可如今用在了他俩身上,T先生就不太乐意了。

  因此,之前Z先生提出的这个应对方法时,他莫名就怒了。

  “对不起。”T先生低声道歉,又深吸口气,提高语速道,“对不起是因为不该对你发脾气,但我也很生气虽然没什么立场。”

  Z先生低着头静静地听,但半天没有听见下一句,于是问道:“为什么呢?”

  “啊?什么为什么?你是说生气吗?”道歉的话说完了,T先生似乎人也放松了些,他说,“唉这个我也不知道怎么说当时就是一火气冒上来,我也知道你说的没问题,西藏那事我不能推的欧洲大概是真去不成了,左右也没办法反正退票迟早的事。但我就是,”他撇撇嘴,“但我就是,觉得你没对我说实话。”

  “什么?”Z先生挣脱他的手,转过身,眼对眼地盯着他。

  这一回,T先生清楚地看见,对方眼里露出不解。

  T先生伸出手,贴在Z先生的胸前,隔着温得暖和的睡衣,他感受到掌下稳定的心跳:“你很不高兴吧,不是平时的那些不高兴。”

  “所以……我就知道你一定很期待这次欧洲。”T先生轻声说,“是因为会去苏黎世吗?你很想去对吗?”

  “但工作推不了吧?”

  “所以啊!”T先生抓了一把头发,努力选择措词,“你生气就太正常太应该了!结果没有!如果你发一顿脾气,或者和我冷战几天哦就两天不能再多我还能好过一些,可你冷冷静静处理完了什么都不讲我就说不出来的滋味,但又没办法破而且这事还是我造成的!”

  T先生说这话时,Z先生就一直盯着他的眼。这双他熟悉的眼睛,无论过了多少年,经历了什么,里面的东西都是一看就透。

  他最深爱的人,对他,从来没有一点算计,坦白得不需要费一丝心神去猜度。

  Z先生突然就想到之前在文包里出现的那些另一个“自己”,那些来回折腾、各种瞻前顾后、被挫了就立即用厚实硬壳武装起来、将人拒之千里的“自己”,不由噗地笑出声。

  “……”T先生深受打击地瞅着他,到底有什么好笑?

  Z先生赶紧忍住笑,空出来的手一把握住他的剑客:“你说得没错,我很生气,为了这个之前做的事通通白干了,要调回假期还得欠上一堆人情债。”

  “我……”

  “但是,”Z先生打住他,就如同过去他们共同经历的每一个艰难时期时,用同样不容置疑的语气安抚彼此一样,他说,“我并不觉得为了这个我们完全负担得起的损失,就该去抱怨你什么,你我都知道,两者相比,到底哪个才更重要。而且,”Z先生微笑着,“我们还有一辈子的时间,可以一起走遍所有想去的地方,我一点都不介意为更重要的事将这一次的时间稍为推后一些。”

  他从一个毫不起眼、谁也不看好的吊车尾,一路披荆斩棘站在今天的位置,实现他最想要的梦想,得到他最想过一辈子的人,无不是为了那个更重要的去舍弃其他更多的东西。

  这些简单的取舍选择题,对他来说,根本不算得了什么。

  Z先生捏了一下T先生的手,晃晃手上的饭盒:“在外面还没吃东西吧,我去弄一下。”

  T先生似乎还有些恍恍惚惚,他反捉住Z先生的手,不肯撒。

  Z先生无奈地看着他。

  “你晚上也没吃东西吧?”T先生说得很肯定。

  Z先生疑惑地瞧着他又缠上来,粘到不行地环上他的腰,另一只手就着他的手灵巧地解开打包盒的包装袋。

  这家T先生最喜欢的点心店的包装袋里,平放着一盒新鲜出炉的小点心,而在那上面,被小心地摆了一盒Z先生最喜欢的白切鸡。

  “一起吃呗。”他蹭了蹭,“圣诞快乐。”

  “有没有搞错啊,圣诞节吃白切鸡。”Z先生眉眼弯弯,也不理令人无语的形象,拖着背上的人形无尾熊朝厨房走去。

  “圣诞快乐。”

  如今,对他来说最重要的,也不过是这个人而已。

  -END-



练笔小记:
  那个辣鸡文自从出现冒牌女友之后一直都没更新!!!!一定是因为太OOC太扯蛋所以作者自己也编不下去了愤怒!!!
  这是一个积怨颇深的产物(……),勉强来说,也可以当作是同人文,隐去角色姓名是怕被人看出吐槽目标,我要低调地喷,当然该知道的也就知道了= =。
  反正就是不能直视两个成年人谈恋爱非要爱你在心口难开、我心里有苦就是说不出来!我爱你爱你爱到天荒地老但就是不想和你在一起可我也不要拒绝你你自己看着办!找个男的女的来冒充个男(女)朋友但我不想让你知道我干了这件蠢事不过我约了我们的朋友来见证我觉得你也一定会知道了!!至于那个来冒充我女朋友的人还指责我矫情,是的我就是矫情但我只是不敢爱你没做错!
  ——矫情你妹!!还敢说我本命矫情!!作者你知道你在写谁吗那么面目全非真是你本命吗你咋不上天呢^ ^
  如此以上,这文就是个被刺激出来的吐槽练笔,顺便治愈一下我受到暴击的心灵,随便看看就好。=L=
  至于为什么我还要等着这OOC文更新,马丹!因为我想看我家两宝贝HE啊!!
  评论这张
 
阅读(23)|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