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落水無聲

君不見黃河之水天上來,奔流到海不復回

 
 
 

日志

 
 

夏日大作战(2016年暑假天使城市杀线文)  

2016-07-27 00:00:10|  分类: 原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城拟杀,毫无意外地,又选了妖都广州。本来想过考虑一下披别的皮啦,毕竟只要是城拟局我就下广州,还没尝试过别的,但似乎对这个城市的热爱已经到了难以容忍其他人去崩坏她,所以,还是广州皮吧~
  一开互动贴,第一时间先在人设上把魔都勾搭上。本来是有点担心魔都有其他组队CP,不过魔都一上来就明摆了是个新人(= =),虽然设定有点OTZZZ到了我,但这完全没关系!不就是个设定么,改成有爱分分钟的事!!只要没人来和我抢就行了!(事实上这设定出来了还真没人抢……有人想过勾搭广州倒是真的……
  由于魔都妹子太太太受了,强行写魔都X妖都,我也是不能忍,只能直接逆写妖魔文。主攻文,还是可以写的,亏得魔都妹子受到底层了……不然照广州这人设性格,被推倒也是分分钟的事(不过天使里头谁敢推倒我啊!
  这文是为练笔写的,活动结束后专门开了个总结讨论,觉得还是收获不错的!=v=虽然高大上的设定写起来像玩过家家,但起码一套下来还是有点想法了。
  番外是小H文练笔,就另外开一个贴,只开放好友权限了= =。
  说起这小H文,我也没想到写起来就真……写完了,也不是很难的事嘛!由于那天太赶了,这个小H文近似清水,后期顺带脑补回去5000字,没写。小H文来推动感情线还是挺有爱的,但强行为H而H就算了~


————————正文分割线————————

夏日大作战Ⅰ
文/广州 

  1

  广州这个人,用他的话来说,就是脸皮厚一些,抗体强一些,心思多一点,心眼也死一点。

  他说出这话时,坦坦荡荡,没有一点儿不好意思。

  深圳马上不依了,抗议道:“我去,凭什么啊,没这道理的!你卡上的额度都用光了吗不可能啊!干嘛要抢我的卡?”

  “我的卡不在手上。”广州一摊手,以示清白。

  深圳瞪他:“卡呢?”

  “借人了。”

  “借……”深圳一副噎着的表情,拍案而起,对身边的珠海大喊,“你看看你看看!有这种人的吗?卡借人了就来抢我的!不对,他为什么不找你要偏来闹我?”

  珠海耸耸肩:“因为你的卡额度比我高啊!”

  广州忍不住一笑。确实,纵观整个南区,VIP通行卡的消费额度最高要算广州,再数下来便是深圳了。

  “你就借他嘛,哪次没给你还上了?”小珠海倒是不以为然,小眼神里就差没直接问出你大深圳在这种小事上别扭个啥呀?

  同为特区的革命友谊呢?!

  深圳愤怒地瞪了这小吃里扒外的一眼,也是快受不了广州“情意拳拳”的目光了,一甩扔出通行卡,一脸哥是债主哥很大气:“拿走拿走!别来烦我了!”

  广州眼疾手快接住,扬了扬,说声:“谢啦!”,转身就走了。

  深圳的大牌脸还没装完,便眼睁睁看着人消失在基地大门。他愣了愣神,一把扯住珠海,拉过来:“讲真,你知道这货又把卡借谁了?”

  VIP通行卡,由上头按个人级别直接派放的福利卡,用来刷国内各种公共设施可以打四到九折不等,只不过每月都有额度上限。广州和深圳同在南区,这两人位高权重,辖区内自有另外的福利政策,按理说,这张VIP通行卡是用不上的,顶多外出出差能刷一刷。

  像现在,别看深圳在借与不借的问题上与广州纠缠个没完,事实上他这月还真一分钱都没动过。

  他就是好奇,和见不得广州浪得随心所欲。

  “知道呀。”小珠海挣脱不了魔爪,只好知无不言,“魔都啊!”

  “卧槽?”深圳一瞬间炸了,“你说魔都?有没有搞错!他一个东区最丧心病狂的土豪,跑来我们穷地方借VIP卡?像样吗!啊?广州那卡上一丁点的油水,够他刷吗!分分钟刷爆卡好吗!他自己的卡呢!”

  “好像没带身上呀,他们两个不是才从西区看完星星月亮回来吗?”

  “不会自己回家拿啊!”

  “来不及吧……”

  深圳正要破口大骂,就见珠海拼着被他勒咽气的危险,艰难将手机显示屏转过来。他说:“召集令啊,你居然没看微信群的吗?”

  深圳一怔,一把凑过去。

  果然,那名为“三大纪律八项注意”的群正陆陆续续刷过去一行行“收到”“知道了”“好的”。

  深圳将聊天记录往上利索一拉,准确无误空降到一条醒目的通知上。

  请以下参加16期第二批考核的同志,收到通知后立即前往总部报到:

  东区:金陵、魔都、苏州、徽州

  南区:广州、星城、丽江

  西区:重庆、拉萨、宝贝

  北区:泉城、兰陵

  中区:北平、武汉、洛阳、咸阳

  “我去!搞什么?”深圳又拍案而起,“才七月就第二批考核了?”

  2

  总部在搞什么飞机,到了此时此地,广州多半是猜出来了。

  每年五月和十月,总部都会抽调部分特殊人员进行常规性考核,考核内容视上头心情而定,考核成绩直接与政历挂钩。对于这个莫名其妙提前了三个月的第二批考核,身为南区基地的指挥官——广州的心思稍微转几个弯,便大概估摸出,应该和近期南区海域的紧张局势有关。

  只是他万万没想到,考核居然以这种方式进行。

  十六人进入事先布置好的考核区域,四人一组,要求根据半加密的攻略地图,以最快速度到达指定地点,而途中会出现什么阻挠,没有任何提示。

  所有人进入考区前,都会收到一台HP记录仪,上面记录着本人现存的HP点数。每个人的初始HP点都是3000,一旦在考核过程中有任何失误或损伤,都将由系统判定失去一定数量的HP点。考核从15号早上八时起,为期三天,每天凌晨24时强制出局HP点数最低的四人。

  广州下意识掂了掂手中的HP记录仪,上面红字黑底,HP3000。

  他垂下眼,目光重新落回蹲在脚边的少年身上。

  魔都,一踏进这片荒无人烟的湿地便踩中埋伏机关,直接丧失500个HP点。

  少年姣好的侧脸被略长的发梢遮挡了一半,从这个角度望去,广州只能瞧见那片微微抖动的睫毛,以及专注锐利的眸光。

  一人靠了过来,低声问:“怎样?”

  广州瞧他一眼,以口型回道:“快了。”

  那人点点头,继续警惕地盯着远方,如一头蓄势待发的猎豹。

  这是北平,他的另一个同组队友,中区基地的指挥官,天生站在至高点的王者。

  这人难得脱下规规正正的军装,换上一套可扑可打滚的迷彩服,高挑挺拔依旧,不掩风采。英气逼人的眉目在基地黯淡的光线下,被刻意收敛着过分强势的气息,让人一时不察,便忽略掉眼中深藏的威胁。

  “是这里没错。”

  魔都松了口气,总算将手中的攻略地图补全了大部分,他指着前方望不见边的湿地,道:“过去那头,应该还有下一个线索。”

  广州和北平对视一眼,从彼此眼中看出了回应。

  广州问魔都:“你还能走吗?”

  魔都蹲着,仰头看着他,扯了个笑容,道:“不太好。”他将怀里的PDA塞给广州,说,“地图还没破解完,恐怕要去那边才知道,数据都存好了,剩下的你也能处理。”

  广州盯着他,居高临下,像在批评自家的小弟:“开什么国际玩笑,我哪里看得懂!魔都同志,逃避责任不是一个好队友该做的事情!”

  魔都也盯着他,精致的小脸一个不小心泄露了挑衅的色彩:“那怎么办,妖都同志?你背我过去?”

  广州转头看向北平,没等他开口说话,便道:“你来开路咯。”

  北平轻轻扬起眉,不予置否。

  他不是没想过背上魔都。带上魔都的价值远大于将他遗弃在湿地边,作为这里唯一的体型高大的北方人,北平已经很自觉地准备行动了。

  但却被阻止。

  广州说:“这小鬼轻得很,用不着你,打起架来还是你利索点,这份轻松差事就让给我吧!”

  说罢,就看见广州将PDA扔回魔都手中,背向着他,蹲下去,道:“上来。”

  像是命令又像是随意一说。

  魔都瞅着他,绷紧的脸看起来有些煞气,他几乎是扑一样地伏到广州背上,恶狠狠道:“别摔到我了呀!”

  “嗯!”

  北平觉得,这些愿打愿挨的事情,他还是不去插手的好。

  三人不再浪费时间,北平一马当先,手中握紧军刀,率先踏进湿地。

  平静的湿地,正如他们所料,杀机四伏。遮天蔽日迷惑了视线,浅水暗滩阻挡了步伐,不知何时就会从水中飞出一物,径直扑向企图蹚水而行的三人。

  北平军刀一晃,银光掠影,刹时击落一物。

  “咔、砰!”

  撞击之下,发出非常怪异的响声。

  北平不太确定这些是什么。考核基地的敌人千奇百怪,有实实在在的恶兽,也有技术合成的怪物,但他肯定的是,决不能让这些东西贴上身。

  HP记录仪上的数据一跳一跳地下降,北平有理由相信,一旦露出破绽,这些怪物的一口足以咬下他半管HP。

  趁着一波进攻平息,他分出一丝心神投向他的队友。

  广州正一枪射中水里乍起的怪物,面上被溅了半脸水。

  似乎是感应到北平的目光,广州回头朝他和善地一笑,耍帅似地将手心的短枪转了个圈。

  “快走,别停留。”他背上那人冷冷地道。

  “你还要破解多久啊?”广州毕竟背了个人,要快也快不去哪里,他躲在北平军刀围下的保护圈后,时不时抬起一枪,击爆军刀不可及的敌人。

  “快了,别吵我!”

  广州反手护住魔都的后背,就真不闹了。

  北平看着有些稀奇。

  他也不昏,一路杀过去,倒也想通了。

  广州看似躲在自己背后偷懒,但下手并不含糊,恰是时机的一击,便缓解了他一半的压力。

  这个人,论资历,放眼全国还真排得上前列。说到底,足足死守了南方边境千年、硬是大刀破开南海域的封锁杀出一条海上丝绸血路的人,怎么可能好捏好欺凌?只是长得太过软和平凡,又被南方的气候温养得锐气全无,让人一直遗忘了,这是一位上下千年从古至今便镇守南大门的,唯一的统领者。

  广州稳稳地背着魔都,面不改色。魔都一手圈着他的脖子,另一只手飞快地按着字母盘。

  这两人肩贴肩,背贴心,竟也配合得天衣无缝。

  北平认识广州多年,却不知道他和魔都的关系竟是那么好。

  3

  这片湿地,其实不大,由于魔都事先已破解掉这一带的地图,离对岸多少距离,有些什么可疑的暗险,他们还是一清二楚的。

  只是再怎样,到了对岸,三人也受创不少。

  北平:HP2751

  广州:HP2732

  魔都:HP2438

  这样一算,反而是魔都被削的HP点数还少些。

  岸边是一间红砖房,四壁无窗,只有一扇铁门,大门紧闭,门上似乎有一个数字装置。

  也是在刚冲出湿地的一刻,魔都低声叫道:“好了!”

  广州放下魔都,让他自个儿调了个舒服的姿势坐着,又凑过去看他的屏幕。

  PDA上全是复杂的数据和代码,红的黄的绿的白的,粗线细线什么都有,广州能看懂一些,但再多也是不明白了。

  魔都看这个便和任何一个中国人读浅白中文一样,仿佛就是他的家乡语言。

  “我们在这里……后面有两条路,必定有一条是对的。但你看,地图上的指示被屏蔽掉了,要解码,解码的东西在里面。”

  魔都手指点点点,简明扼要指了几个位置。一路上为了破解这个地图可谓耗尽心力,此时他也是有些疲倦了,连带脾气也不好,说话非常不客气:“看到没有,一开始就不该让你选路!如果从这边走过来,路好走得多!你路痴的坏毛病什么时候能治好呀?要不要我介绍几个老中医给你啊?求你了以后别带路了好吗!”

  北平脸色怪异,想说这真怪不了广州。

  但广州已经和颜悦色地点头:“好,不带了不带了。”

  得,不瞎操心了!

  魔都伏下身,飞快地在字母盘上按着一串代码,一边说:“对了,和另外的组,我看也能联系上。”

  北平和广州一愣,又听魔都道:“这次的考核没有说明分组竞赛,我就想哪里不太对,根本不符合总部血腥无耻的风格嘛!一来这边就把通讯网络都锁上,还加了几道防线,此地无银三百两啊!当我是谁啊?”

  魔都吐槽着,手上也没闲,一道一道复杂的指令飞速下达。

  整个人仿佛闪着耀眼的光。

  广州突然就想起这家伙刚刚伏在他背上的事来。

  魔都的头发特别软,偏偏不勤剪,埋在他颈窝里像什么似的一直痒着他的心。这家伙还没自觉,说话也不晓得离他脖子远点,一呼一吸,让他难熬得要命。

  广州的天性是有些懒,对大部分的事情都持着无所谓的态度,唯独这个,被端放在心尖尖上,保护得小心翼翼。

  很久以前,粤地就是个流放之所、蛮荒之地,比不上中原的奢华精贵,但广州不在乎。与历代帝都隔了重山万水,他山高皇帝远,反而过得逍遥自在。广州的骨子里多少是带了点微不可见的傲气,南蛮被叫多了,他也懒得去争辩什么,只是人就越发随性起来,除了礼数上的觐见,他鲜少会主动北上结交谁。

  他本以为,这样过了千年,还会继续过下一个千年。

  不料,时代的发展仅仅用了区区一百年,便将千年的距离直接缩成八个小时,等他回过神,一条纵贯全国的铁道已经打破所有僵局,那个人横空出现,搅乱了他平寂止水的心。

  广州是有些生气的,他不喜欢这种陌生的被束缚的感觉,所以一开始对魔都的态度不冷不热。

  但那小少爷的光芒实在太过璀璨,广州如染腐髓之毒,无解了。于是,他小心地尝试着接近那道光,每一寸的接近,似乎都会多一分惊喜,等他猛然惊觉这个距离不对时,已经脱不了身了。

  广州不蠢,非但不蠢,还有些聪明,所以早在很久之前,便清楚地知道魔都是那种能在任何圈子中混得如鱼得水的人,任何人,都可能得到他的好。

  如果有一天,被这个人说离开……

  呵。

  好像,还是没什么办法啊!

  终归,心尖尖顶上,也就只放了这么一个人呀。

  仿佛心有灵犀地,魔都手指一顿,侧过脸:“干嘛?”

  “没什么,干活!”广州拍了拍他的脑袋。

  “别打,会蠢的!”

  广州笑了笑,心想,还是蠢些好,现在就是……太精明了。

  4

  “靠!二维码!谁干的!”

  解到最后一道防线的魔都暴怒:“快给我手机!要让我扫出些什么‘愚蠢的人类’之类的话,看我回去不黑了他们的内网!”

  广州哭笑不得,摸出手机,递过去。

  魔都的PDA上,大大的二维码几乎占据了整个屏幕。

  二维码的背后,便是真相。


夏日大作战(2016年暑假天使城市杀线文) - 风华散落 - 落水無聲
 




夏日大作战Ⅱ
文/广州

  1

  “老大!老大!联系上小沪啦!”

  苏州抱着他的PDA,兴冲冲地爬进地下一个隐蔽的洞穴,冲到一人面前:“我就说,最先突破防线的肯定是他!”

  又有两人围拢上来,四个人团团凑一起,盯着那台PDA。

  屏幕的左上角,出现一个对话窗,没有头像和姓名,只有一个“021”的编码。苏州调了公放,对着PDA“喂喂”了几声。

  立即,那头传来一阵刺耳的电流声,但很快便平息下来。对方用不太清晰的声音在说:“小苏吗?听到我说话吗?”

  “还行!你说!”苏州对着PDA喊。

  “你那边有谁了啦?”

  苏州看了身边的人一眼,回道:“老大在我这里!”

  苏州口中的老大,只可能是一人——东区基地的指挥官,金陵。

  “金陵?”魔都顿了顿,似乎和旁边的谁在交流些什么,过了会儿才回应道,“还有呢?”

  “徽哥和大爷呀!”

  “兄长?”魔都那边,突然传来一个急切切的声音,带了些松了口气的惊喜。

  “是北平!”徽州立即听出来了。

  金陵点点头,他轻轻拍了拍苏州,让他稍微挪开一些,自己凑近PDA,亲自与魔都对话了:“魔都,我是金陵。你队里有谁?现在在哪里?”

  “广州和北平跟我一起,我们应该在南面。”

  这边的众人同时一怔。咸阳嘿了一声:“北上广?犯规豁……”

  金陵却听出数目不对,他皱了皱眉:“怎么只有两个人?”

  “还有武汉。不过我们进来后就发现两道明码线索,为了节约时间,我们三个找一道,他去西南找另一道,就分开行动了。”魔都说,“没事,通讯防线一破,我就能联系上他。你们先接收下这个。”

  说着,PDA“嘀”地一声提示音,苏州马上点击接收。

  只见屏幕画面一变,一幅地图徐徐打开了。

  这幅地图,除了一些基本的地形外,还标注了各种符号和线条,普通人也许会看得眼花缭乱不知所谓,但像他们这些经过多年专业培训的,一眼就能看懂那是什么。

  “这个……”徽州眯起眼:“是我们的攻略地图。”

  苏州对此还更熟悉一些,立即发现和他们手上的那份并不一样,这是一幅破解了大部分区域的攻略地图!

  “西南部分我破不了,应该差了点线索。你知道你们大概方位吗?标记下来给我。重庆、洛阳、兰陵和星城是一组的,他们在北面,刚联系上。现在就剩下那四个,我怎么都搜索不到人。”

  魔都有条不紊地反馈着他所知的信息,这边金陵已飞快地梳理下来。

  “拉萨、宝贝、丽江、泉城……”他低声念出最后一组名单,清俊的脸就蒙上了一层忧虑之色,“这一组的人……”

  都弱了些。

  倒不是小看他们,只是这次的演练明显带了些高科技元素,不是拳打脚踢就可以轻易解决的。他们组有苏州,信息技术功底不在话下,另一组有个星城,也是一位个中翘楚。至于北上广那边,拜托,全国计算机玩得最溜的、年年考核第一名就没旁落过他人的家伙就在他们组好吗!偏偏失联的那一队,在金陵印象中,竟想不到谁比较在行这些东西。

  只是此时此刻,他们也没多余的力气杞人忧天了,自己也是半身入水,泥菩萨过江。

  金陵仔细地核对一遍地图,凭着对之前地形的印象,他很快就圈定出一个范围,标记给魔都。

  “东面……”魔都啧了一声,“人还真分散!”他低声和隔壁的人又讨论了一阵,说,“你怎么看这次的考核?”

  “协作性任务。”金陵不假思索。

  总部的演练型考核,一般不是分组对抗便是协作任务。这次虽说也分了组,但分组的区别似乎只在于落点区域的不同,暂时还看不出其他深层含义。若是从别的方面去想,这次是分组对抗的可能性就更小了。

  既然是协作任务,怎么分工、分工做什么,便尤为关键。

  如今形势不明,能破解地图的魔都就像一个维系三小队的中枢纽带,所有信息都必须汇总到他那边优化整合,才能得出下一步该怎么行动。

  金陵半敛着眼,修长的手指轻轻划过PDA屏幕,由右至左,从上而下,最后停顿在空白的西南部。

  “你这地图都破解了大半,却还没搜到他们,我觉得十有八九就在这里。”他在西南部画了个大圈,又点了三下,“假设他们在这个区域,那东南西北现在就各有一支小队,中间这块就显得太过碍眼了。”

  “……又是你的直觉论啊?要理据服啊大哥。”魔都沉默一下,还是没忍住吐槽。

  与实干派的北平不一样,东区基地这位指挥官最强悍的不是行兵布阵,而是非同一般的直觉判断,号称意识流派第一人。五大区的指挥官,也就只有他,有这样的魄力敢把看似不靠谱的意识流赌在动辄决定成败的决策上。

  但,并不是所有人都能适应。

  “怎么?你不觉得这样看起来特别不舒服吗?我以为你是有强迫症的。”金陵轻笑。

  “……”

  那一边,魔都不知道干了什么,一阵杂音后,PDA传来另一把轻快的声音:“喂,金陵,我是广州。”

  “啊?小咩,好久不见。”金陵笑眯眯地打招呼,虽然对方并看不见。

  “呵呵,魔都说不想和你说话,只想安静解掉剩下的程序,让你把苏州借给他,让我过来和你聊聊天。”

  金陵摇摇头,叹道:“所以说嘛,和理科宅男就是不能友好地进行交流!”

  广州呵呵一笑,在自己的PDA上重新开了一个对话窗口,将金陵和北平都拉进去,想了想,又把重庆也拖过来:“这边说吧,那边留给魔都他们。”

  2

  广州的用意直白简单。

  这次行动本身就有三个指挥官,不管他们愿不愿意,战略布局的差事肯定得放他们头上,他也懒得推脱。至于重庆,西区指挥官成都不在,拉他家邻居过来当苦力,也是一样的。

  结果,重庆不甘寂寞,把洛阳也一并捉了过来。

  五个人凑在一起,隔着PDA,对着那幅已有雏形的地图嘀嘀咕咕,顺便将手上的资源交流一番。

  这是一幅微缩版的中国地图。

  洛阳从最开始,便指出这一点。

  之前由于未破解的缘故,除了自己所在地的附近,其余大片区域都是不可知。但现在被魔都一一破解,其他组也补充上详尽的信息,这份地图就越发清晰起来。

  “你们看,我们这边有一段就很像长白山山脉。金陵那边有一片水域,刚他也说了像湖不像河,从地图上看这湖的形状和鄱阳湖是一样的。”

  金陵道:“没错。”

  鄱阳湖也算是他的辖区下,他是一眼就看出来了。

  “你们那边,看到这条没有。”洛阳圈了下图中一条不算笔直的、黑白相间的、由南至北的标记线,标记线的南端,就是广州他们现在所处的位置。

  “铁路吗……”

  广州灵光一闪,比划了一下刚刚鄱阳湖的位置,不太确定道:“京广……铁路?”

  “对。长白山、鄱阳湖、京广铁路,这几个坐标点连一起,这次演习考核的攻略地图就是一个中国地图!”

  广州眨眨眼,气势有些萎,他低声对北平说:“学历史的人真可怕。”

  “这是地理。”北平面无表情。

  “假如金陵的直觉没错。”洛阳说到这里,语气也有点虚,“那我们的目的地,应该就是中原这一片。”

  “我同意。”重庆插话道,“如果这次是协作任务,那我们的目的地肯定只有一个。就现在情况看来,几个组的位置太分散了,谁在目的地旁边都不科学,算下来,也就剩下这块了。”

  北平一直不怎么说话,他盯着地图,突然道:“才第一天,不可能那么简单,我们的信息量还不够。”

  “等魔都的结果出来吧。”广州也赞同,两人很和谐地达成了一致。

  但话虽这么说,事实并不那么容易。

  剩下的加密程序不但难解,还预置了不少恶意代码,一开始苏州没留神,就险些被几个可疑程序黑过去,吓得他嗷嗷大叫“小沪救命!”。

  按魔都最初的方案,直接入侵敌方系统,反向控制为己所用,麻烦就该迎刃可解了。

  但,他还是太年轻了,忘记现在用的并不是他家里那台专用计算机!

  “好慢哦好慢哦,我要生气了!”苏州在那边唠唠叨叨个没完。

  “闭嘴!”魔都盯着蜗牛爬似的进度条,也觉得要疯。

  “唉,如果小无锡在就好了,让他把神威大怪物借来用一用呀!”

  “大白天不要做梦,好吗?”

  “天都黑了啦!”

  是的,离他们进入考核区域,已经过了整整十二个小时。

  肚子里非常配合地发出一声“咕——”,魔都才惊觉自己又饿又渴,累得慌。

  “先吃点东西。”有人贴着耳,轻轻说话。

  一口热气喷来,直痒得他险些跳起来。

  “你!走路不带声的!”魔都差点呛在喉咙里,他咳几声,怒瞪某人。

  “走路都带声,还得了。”广州低笑,将手里的补给包递给魔都,“吃吧,接下去有你累的了。”

  魔都撕开补给包的封口带,有一口没一口地咬着干粮。总部提供的补给食品当然不会是什么山珍海味,口感粗糙,胜在够饱。魔都是有些身心疲惫,连带胃口都恹恹的,但在这种大环境下,他也没任性到挑剔这些食物什么。

  广州坐到他身侧,撕开一个补给包,慢慢啃着。

  手臂贴手臂的地方,感受到彼此之间的温暖。

  “总部这次真不厚道啊,突击考核呀。”魔都蹭了蹭,往广州那边靠去。

  “形势复杂,做点准备嘛。”

  “哦……”魔都咬下一口干粮,不想提这事了,“这边的天都不好看,一看就是PM2.5超标,还是西区好。不行,下回要敲诈重庆几把,要多几张优惠券过来。什么交情了,居然才给两张,小气鬼!”

  广州挑挑眉:“直接买也没差多少……”

  魔都道:“打劫他我高兴。”

  广州从善如流:“说的是。”

  魔都又话锋一转,说着现在手上的线索,他们自己拿到手的,其他两组共享出来的,又碎碎念武汉这人不知道跑到哪个深山野岭去了,居然还联系不上,该不会不懂怎么用PDA吧。

  话很多,但难掩眼底的困意。

  广州看他一眼,伸出手臂,环过他后背,轻轻拍了拍魔都的左肩,示意他挨过来。

  魔都就整个人枕在他臂弯上了。

  “脑袋歇一下,别到时候不清醒掉坑里去了。”广州淡淡地道。

  “不会的。”魔都一边说着,一边小狗似的将脸乱蹭广州的衣服,偷偷打了个哈欠。

  “哎!小心戳到眼。”广州飞快地把剩下的干粮塞进嘴里,伸手按住那个不安分的脑袋,手掌抚上脸,盖住他的眼。

  魔都立刻闻到了一股淡淡的气味,那是干粮残余的味道,他不是很喜欢,但因为从广州手里闻的,他决定就暂时先不嫌弃了。

  眼睛被挡住了视线,立即坠入一片谜之黑暗中。

  失去了视觉,别的感官就更加敏锐了。

  只听得耳边传来悠长的呼吸声,渐渐地,变得不稳定。那人呼出来的气息,毫不讳避地喷洒在他脸庞上,又炽热又湿润,烫得连他整个人都要一起燃烧起来。

  噗通!

  噗通!!

  魔都不确定,是不是听见自己的心跳,或者那是对方的。整个世界静得仿佛就只剩下两个坚定又激烈的声音,交错地在响。

  那只手,还一直捂住他的眼睛,没放下来。魔都心想,这么久的时间,实在太过失礼了!

  但他并没有想去提醒什么。

  他只是微微张开嘴,却有些无话可说。

  突然,又一只手覆上来,捂住他的嘴。

  魔都愣了愣,呆住了,这下他是真不明白这个人要做什么了。他眼睛眨了眨,表达了一下疑惑。

  长长的睫毛挑逗似地扫着某人的手心。

  广州伏在他耳边:“别乱动,不然吃了你。”声音又虚幻,又压抑。魔都几乎能感觉到,他的嘴唇就要吻上他的耳廓了!

  丧心病狂!

  魔都内心咆哮:这货还记得那边有个叫张北平的人吗!不要那么目中无人好吗!

  似乎是听到他的愤慨,广州低笑一声:“你叫啊,你叫破喉咙也没人理你。”

  妈了个蛋!

  TVB看多了是不是!台词用得好溜!

  魔都刚想挣扎,遮住眼睛的手就突然放开了。那手轻轻一滑,贴着他的脸顺着他的后颈扫过他的背脊一路来到腰际,稍微一用力,便将人搂进怀里。

  魔都眼前一片模糊,还没来得及恢复视力,一副任人鱼肉的呆滞姿态趴在那人胸前。

  迷迷糊糊地,他似乎瞧见广州凑了过来,轻柔地在他自己的手背上落下一吻。

  手的一边,是他的唇,另一边,是他的。

  魔都被炸了个脑袋一片空白!

  广州的唇一触即离,并飞快地双手松开,离他远一些。那双温润的眼里尽是得逞的笑意,他说:“怎样?现在不困了吧?”

  “无、无……”

  魔都抖着嘴,想说无耻!但看着广州一张温软无害的脸,又觉得这词好像哪里不太对,憋得他支吾了半天,说不出话来。

  困?困什么困!早就炸醒了好吗!

  魔都瞪着广州,脸上的表情足足变幻了五分钟,才冷静下来。他直接将补给包里的干粮全部咬进嘴里,塞得满满的,又不客气地嘀咕一句。

  “什么?”广州没听清。

  “水!”如果不是为了形象,魔都就想一口干粮全喷到这人脸上了。

  什么叫披着羊皮的狼?!

  这就是!这就是好吗!

  “哦——”广州见这人凶神恶煞的面孔,缩了缩,“我给你去拿。”他站起来,拍拍身上的灰,用极轻极无奈的声音叹道,“唉,你就系识得食住我啫~”

  魔都盯着他走去翻补给袋的背影,咬着干粮的节奏也跟着缓了下来。

  少年眼角含了笑,压低的话语还带了些许得意的、明媚的小尾音。

  “吾就斯吃死特侬了。”

  3

  等魔都几个终于把下一道线索破解掉,其他人也都休息好一轮了。

  魔都咬着牙,手指无意识地点了点PDA,无语了:“这是什么?”

  他大手一挥,将图片直接共享到所有连线的PDA上。

  这是四张图片,边棱奇形怪状,像碎片,又像拼图。每张图片上都标记了一个点,可没有说明那是什么。

  “你见过这些东西吗?”魔都直接扭头,问离他最近的人。

  北平摇了摇头,也是双眉紧拢。

  “金陵?重庆?”

  “感应不到……”金陵说道。

  “没见过。”重庆也回道。

  “我总觉得……”广州迟疑着,看了又看,“有些眼熟。”

  “哦?”众人精神一振。

  “但我想不起来了。”广州听见失望的声音,笑了笑,“而且,我觉得眼熟的,也就只有这一张。”他伸手点了点其中一幅,这是一个有些像倒三角的、长形的图片。

  “这个是什么?”魔都问。

  “就是不知道呀。”广州摸着下巴,又陷入沉思。

  “我说老鬼。”突然,另一头的洛阳说话了,“你不觉得那一个特别亲切吗?”

  “啥?”咸阳蓦然被点名,有点懵逼。

  “这张啊!”洛阳给其中一张图重重地画了个大大的圈,伴随着重庆的惊叫,估计是直接抢走了PDA,“像不像你老家?”

  “啥?!”

  北上广三人面面相觑,魔都皱皱眉,悄悄问:“咸阳老爷子的老家是……”

  广州愣了愣:“咸阳啊……不对,这是……这是什么时候的咸阳?”

  “哎哟!”咸阳忽然大喊一声,“这竟然是秦地图吗?”那边的老爷子突然激动起来,“爷爷我多少年没见这地图了,你不说还真想不起来了!”

  “那个点,是咸阳,秦时的咸阳。”北平指着那张图的上的标记点,说道。

  那边咸阳还和洛阳激动着,啪啦啪啦说起当年秦始皇建都咸阳的旧往事,广州已经若有所思:“原来是地图么?”他盯着之前觉得眼熟的图好一会儿,道,“那我知道这张是什么了。”

  “哪张?”PDA那边的人一起问。

  广州将另一张图画了个标记,说:“这是两广省区连着南海海域的地图,看这海疆线……肯定是1948之后的。”他点了点图中唯一的标记点,犹豫了一下,说道,“这个点,应该是三沙。”

  “那其他两张应该也是地图了。”一直缄默寡语的兰陵,总算说出了他第一句话。

  一旦有个方向,很多问题便势如破竹,更别说他们这里有个通晓中华上下五千年的历史系教授。

  没多久,他们就搞清楚剩下的两张是什么了。

  一张是明地图,标记点在山海关。

  另一张,宋,潭州。

  “潭州?”重庆咦了一声,“这是哪儿?”

  “就是我大长沙!”星城道。

  “那这要怎么搞?”苏州道。

  “标记点都出来了,肯定就提示有线索。”北平道。

  “道理我都懂,但这什么朝代都有的地方,我们要怎么去?”不等其他人说话,苏州已经自我发散思维了,“现在做个时空穿梭机还来不来得及啊?”

  “小苏,别胡闹。”金陵冷静地打住了他的脑洞。

  “用不着时空穿梭机。”北平倒是难得顺着苏州的话说下去,“我们所处的地方,就是一个中国地图。”

  “你的意思是……”徽州毕竟与他相处得久,秒懂他的话中话,“这些标记点,说的是我们攻略地图上对应的点?”

  “嗯。”遇上徽州,北平冷硬的气场总是会软一些。

  “那就要麻烦一下洛阳老师了。”金陵轻声道。

  “小意思。”洛阳又喊道,“老鬼,来帮忙!”

  “啊?爷爷我觉得这种小事你一个人都可以搞定豁……”咸阳一边抱怨着,一边和洛阳连线拼地图去了。

  北平看了一眼广州,广州点点头,对PDA喊道:“金陵。”

  “嗯……”金陵应了声,“是要有人过去看看了。”

  “我去南边吧。”广州道:“看来这边往南,还能见到水域嘛。三沙那一带我熟,倒是要看看能玩出什么花样,真是大手笔!”

  “这山海关……”北平刚起了个头,便被兰陵截了下来。

  “你过来太远,我去。”

  北平被截了胡,还想说话,兰陵又道:“我们保持联系。”

  这话说得滴水不漏,北平皱起眉,这时徽州插话了:“兰陵那组离得近,时间要紧。”

  “好。”北平咬咬牙。

  广州笑了,道:“你就留在这边帮我照顾一下这小鬼吧。”

  北平想起魔都之前受的伤,便收敛起神色,点点头:“你去。”

  魔都紧锁着眉,盯着广州。广州蹲下身,拍了拍他脑袋,说:“担心哥吗?别多想了,这注定就是哥的战斗。”

  魔都甩开他的手:“好走不送。”

  “呵呵。”

  北平伸出手掌,广州看一眼,也伸出手,与他在空中轻轻一击。

  “小心。”

  广州笑了笑:“你们也是。”

  4

  洛阳的图很快就传送过来。最南端的标记点由广州过去,西北的点咸阳老爷子主动请缨回老家一看,山海关的点让兰陵南下,剩下潭州。

  星城说:“还有比我更好的人选吗?”

  四人速度整理了一下行装,又给各自的PDA储存好各种最新资料,便立刻分头行动了。

  夜幕降临,并没有一丝月色。

  广州一走,魔都便失了骄傲的小眼神,神色恹恹的。PDA的地图上标注着四个红点,正缓慢地向着他们的方向移动,魔都盯着最南面的那个,脸上尽是忧色。

  “不要担心。”旁边的人道。

  魔都嗯了一声,目光还是紧紧盯着广州的点。

  “你要不要睡一会,刚才你一直没有休息。”北平道。

  之前所有人都争分夺秒闭目养神了一阵子,但魔都、苏州和星城为了破解程序,并没有去睡。

  魔都摇摇头,正想说什么,突然,他一眼瞥到屏幕右上角的一串数字,瞳孔陡然一缩。

  “糟了!”

  “怎么了?”PDA的通讯窗口是一直开着的,所有人都听见魔都的惊呼。

  “发生什么事?”广州紧问道。

  “十二点了……”

  “什么十二点?”还是有人一头雾水。

  “每日24时,出局四人……”那边,金陵一字一句,彬彬君子也忍不住咬牙,“该死的!”

  时钟正正地指向午夜十二时。

  咔————

  “楚庭!”

  魔都几乎是扑的,冲PDA那边吼。

  第一天,就这样过去了。

  十六人的队伍,四人出局。

  魔都眼睁睁看着星城的标记点消失在地图上,而另一边传来苏州的惊呼:“老大!”

  还有谁!还有谁会出局!

  魔都扭过头,紧张地瞪着北平,北平捏着拳,脸色有些白地看着他。

  “魔都!你那边什么情况!”重庆大喊。

  “我和北平没事……”魔都的手有点抖,他听不见广州的回应,“楚庭,楚庭呢?”

  突然,那边的信号就闪了一闪,一闪而逝。那个不太明朗的声音仿佛梵音降临,就这样在PDA那边响起了:“没事,哥的HP比你还高。”

  “他没事。”北平松了口气,拍了拍魔都僵硬的肩膀,问道,“还有谁?”

  三个小队飞快清点了人数,发现他们这边再没其他人出局了。

  “剩下出局的两个人……”

  “是那边小队的。”北平道。

  “……还有武汉。”


  广州 帖杀 丽江

  评论这张
 
阅读(22)|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