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落水無聲

君不見黃河之水天上來,奔流到海不復回

 
 
 

日志

 
 

【喻王】有匪君子,不可谖兮  

2017-07-31 10:29:05|  分类: 原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不要怀疑我的粉籍,嘤嘤嘤,我真的是剑与诅咒党!!绝无别家!

  一文两用。
  不知道为什么要想不开同时下SOS的侦探剧和天使那边的练笔活动,我一定是脑子热抽了!本来想在天使关键词那边写个喻黄文当黄少生贺的,人算不如天算,侦探剧杀完后已经用尽我这月份的所有力气,只能写一个喻王给心儿(地摊文学实在太太太太太太太雷了!)
  写完后看了一下,作为SOS的版杀衍生,这文质量应该没多大问题,但放在天使活动那边,我有些心虚=_=,大概不算一篇特别严谨的文,剧情设定上也取了巧。反正就当练个古文叭,好久没写过了!
  不太知道喻王是个什么相处模式,写的时候揣摩了半天,仿佛与我家喻黄长得完全不一样,总算有点了解别人家吃的是个怎样的喻了!但还是更喜欢自家的喻=3=作天作地喻太难写了!不过心儿好像是满意的,那就行了,只要不雷到别人家的CP就成。爱心儿!她不吃叶X!“查无此叶”上我和她明显很对头!
  PS:局内的王喻,一开始王并没有用吃了没那个头像,看得我萎萎的,结果心儿最后一天一换上那张古风王杰希,我整个人仿佛打了鸡血一样!!果然写文还是得靠感觉对!


SOS版杀背景:侦探剧规则+全职高手武侠地摊文学PARO
天使领域2017年组内关键词写文活动

阅读指引:
1、这是刚刚在隔壁论坛结束版杀后,要写给我一个喻王CP朋友的文,鉴于实在没空,我就把两边论坛的文搞在一起了,不许反驳!设定归版杀背景<全职高手武侠地摊文学PARO>所有,另由于局内喻王用了画手太太吃了没的图,所以也一起借用了太太的设定。指路画手LOF:ChilemeI。

2、慎雷!慎雷!慎雷!重要事情说三遍!这文背景源于地摊文学,就是有多雷就多雷有多OOC就多OOC,反正我也被雷劈到死去活来,原设定我就不介绍了,不想雷到你们= =b 由于本人站喻黄喻,所以写喻王我也不太能get到是个什么相处模式,能看成喻王就看成喻王,看不成就只当是个名字好了= =+

3、情节是渣,因为是版杀衍生,所以不知道编的剧情能不能看得懂……反正我就当太久没写过古文,练一下古文而已。

4、关键词用黎明和分歧,分歧很好理解,喻王的套路就是分手!黎明的话,其实我想写的是日出,不过感觉也差不多了,就这样吧!

5、再次声明,被雷不要找我,拒掐全职!冷漠.jpg

6、如以上能接受,就请往下翻。


——————————————正文分割线——————————————

【喻王】有匪君子,不可谖兮
文/逆风


  壹

  王杰希赶至蓝雨阁,被告知阁主喻文州正在前厅迎客,再细问,方知是嘉世山庄的人来了。

  他眼皮一跳,随口问了句:"可是刘副庄主?"

  "正是。"接待他的下人恭恭敬敬。

  王杰希点点头,道:"那我便不去打搅了,你也不用通报,等喻阁主正事办妥,再与他说吧。"

  那人应了下来,引他绕开迎客的前厅,往蓝雨阁阁主的后院去。

  王杰希看在眼里,心中有数。但也不去多问,只随着那人一道入了后院的水榭阁楼,下人上来奉了茶,便留他一人独自坐着了。

  曾几何时,蓝雨阁与他的微草堂因一些江湖纠纷,闹得不可开交。记得有些时日,他与喻文州接连不断收到门人书信,状告对方如何欺人太甚,或委婉或直白地请求门派之主必须出面讨要一个公道。他本疲于应付,殊不知那人竟亲自上门,一套门面话说得冠冕堂皇,滴水不漏,最终结果当然是彼此原谅了。

  犹记得,明面上的杯酒释怨过后,喻文州以难得来一趟微草堂、王堂主不尽一番地主之谊说得过去吗的理由,将他拉去人迹稀少之地。

  他忍不住提醒一二:"喻阁主将我带至此,就不怕又招来非议?"

  那人却答非所问,道:"王堂主对此可满意?"

  蓝雨阁阁主说话总带了些南方的温软,不似他平日听惯的直白利索,也不像同为南方人的黄少天那般一开口便让人恨不得直接"灭绝星辰"封了他的嘴。王杰希素来不会拒绝他,只是青天白日之下,他说不出那句实话,只得明知故问:"不知喻阁主所指何事?"

  旋即,便见喻文州转过身,似笑非笑,以一种极为逾越的姿势倾过来,淡淡道:"我以为,杰希见到我,便已知此行目的。"

  他的气息毫不顾忌地洒在王杰希脸上。

  王杰希有点醉。

  留着七分清醒,他轻叹口气,幸得今日换了件宽长袖口的外衫。他悄悄伸过去,捏住喻文州的手。

  指尖冰凉。

  王杰希皱起眉,反手握住他,低声道:"我自是满意的。"

  "此话当真?"眼尾捎了些几不可见的促狭。

  王杰希忍不住要白眼他了,直呼其名:"喻文州,你还要闹到什么时候?"

  那个人听罢,这才笑着退开些,放过了他。

  他与喻文州的这些年,这种你越退避我越闹腾的戏码,不知上演过多少回。年少时还曾彬彬守礼一口一句王兄,打破那层暧昧模糊的关系后,这人的本性倒是越发懒得掩饰。

  但终归,他还是喜欢的便是了。


  贰

  "王堂主在想什么,竟如此入神?"

  阁楼门边,不知何时已立了一人。

  一贯的月白缎衫。因去迎了客人,为显得庄重,才特地在外头多穿一件浅青镶银纹的长褂,素而清雅,丰而生姿。

  他见王杰希回望过来,边说着走进阁内,很自然地寻了他背后的榻床,挨上去。

  王杰希见他动作,已起身制止,道:"此处风口位,榻上凉气盛,你别这样躺。"思及他方才举动,不由冷下脸,"平日倒是坐惯了?"

  喻文州也不驳他,四下看了一圈,随手拉过来一件裘衣,盖着算了事。

  王杰希简直心头火上。他瞪了喻文州一眼,小心拿过他的手,搭在脉门上。

  这一诊,直将他打了个咯噔,心重重一沉。

  寸关尺皆浮而无力,虚而不稳,比数月前又严重了不少。

  王神医脸色登时难看起来,几乎咬牙切齿:"盟主近日可又做了什么动了真气?"

  这是……生气了?

  喻文州扭过头,由下自上地瞅着他。

  王杰希这人啊,说到底脾气是真的好,哪怕当年蓝雨阁与微草堂不合时,被黄少天捉到个嘴上便宜开口闭口王大眼挑衅个不停,他也是一副不恼不气不与你一般见识的模样。偏生越这样,喻文州就越喜欢见他被自己气变脸色的样子,关系好了后,更不时逗猫似的撩一撩,眼见要炸毛了,又立即顺一顺。

  特别沉迷,不可自拔。

  也不晓得王杰希清不清楚他的恶趣味,反正他撩归撩,对方气归气,从不会说什么重话。

  喻文州很喜欢这个人,或许是他的人生得偿所愿的事总不太多,王杰希已是他得到的最好、最值得珍惜的一个。

  "喻盟主神游天外呢?"

  病人不合作,王大夫很头痛。

  王杰希捏了捏他的手,催促喻文州回魂。

  喻文州这才老实道:"还是练功时的老毛病,毫无进展,加上近些日子盟中乱事多,费了不少心神,大概一时不察才会这样。"

  王杰希冷哼,表示一个字都不想听。

  "那黄少天呢?"

  "少天?他怎么了?"

  "他堂堂一个蓝雨阁副阁主,就不知替你分忧解愁?"

  "少天他……"喻文州愣了愣神,缓缓浮出一丝轻笑,温声软气,"他在又能如何?"

  王杰希一时无言。

  虽不是蓝雨阁中人,但多少也知道蓝雨阁的大小琐事多半由喻文州处理。黄少天虽阁中声望极高,但不善管这些杂务,加上一张嘴所向披靡,蓝雨阁的下人对与他共事是抵触大过期待。喻文州对这个师弟是惯坏了,他不爱管,也就由着他,把事情全包揽过来。

  真是自作孽不可活啊!

  王杰希气。

  喻文州拍了拍他的手,道:"也不是说他不管,我不让他理罢了。"

  王杰希冷笑:"你怎不把他宠上天呢?"

  喻文州低声道:"近日与嘉世山庄的往来事多,你也知道他们对蓝雨阁多有挑剔,少天本来就看不惯嘉世的人,让他一同过来,说不好还容易生事端。"

  王杰希敛起眉,道:"如今嘉世,还是刘皓在管事?"

  "没错。"

  "听说他们准备推个叫孙翔的上位当庄主。"

  "呵,不过是个头衔。"喻文州垂下眼眸,笑得凉薄又疏离,"这个叫孙翔的,我也让人查过,是刘皓一年多前从山下庄户里带上来的,就一个农户的孩子。刘皓是什么人,他怎会允许嘉世多个劲敌来与他争权夺势。"

  王杰希听他这般说,似乎想起些什么,有些恍神。

  "在想什么?"喻文州拉住他。

  王杰希心神一凛,抬眼对上喻文州专注的目光,脱口道:"无事。"

  喻文州手下使劲,顺着王杰希扶他的力道坐起来,一手撑在榻边上,有意无意將人收揽在怀里。

  "杰希对嘉世山庄的人,倒是在意。"

  "并无。"

  "每次与你说起嘉世,都会露出这个模样。"

  王杰希不作声了,低头捏着他的手,继续把脉。

  喻文州眯起眼,微微启唇道:"我是听闻,历代武林盟主,与微草堂堂主关系多为密切。我不过是临危上任,正好凑个巧,上一任的武林盟主、嘉世山庄的前庄主叶修,才是与你同一任的武林盟主吧?"

  王杰希移后半尺,离开他的怀抱,正色道:"你想问什么?"

  "你知我想问什么。"

  "不要多想。"

  喻文州冷下脸,道:"杰希认为,我这是多想?"

  难道不是?喻文州你翻脸比翻书还快知不知道!

  王杰希不想与这人计较,但喻文州揪住那段往事不放,他也来气了。他冷淡地盯着面前僵持的白衣公子,突然道:"你可知,叶修与黄少天多年前便已在一起?"

  喻文州一怔。

  "你与黄少天自幼亲密,他可曾告诉过你这事?"

  "蓝雨阁心法需修炼者两人同心,叶修失踪后黄少天的心思有没有在练功上,你比我清楚。他难道从无自觉,自己的作为会把你也一起拖累?"

  或许是王杰希太咄咄逼人,喻文州忍不住往后退,却被他一手制住,继续道:"你便从未怀疑过走火入魔的问题所在,会在你那亲师弟身上?若非要问叶修,那我可告诉你,当年六大门派围剿轮回教后不久,我便知他们在一起!"

  喻文州盯着他,半晌,终是眼睫动了动,长叹一声:"虽不知,但多少也有猜测。"

  他將手缓缓收回,喃喃道:"此事与他无关,你也莫要再提了。"

  "你!"王杰希万万没想到这人竟就一副只能原谅他了的模样。他怫然起身,连声音抬高数度都不知,他道,"好好好,与他无关。不与黄少天有关,那便与我有关吧!是我连累你,害你分了心神,才屡屡闭关走火入魔。既然如此,还是你当你的蓝雨阁阁主,我当我的微草堂堂主便好!"

  "王杰希!"


  叁

  王杰希没料到这一激,竟把那人直接栽倒了。

  眼见喻文州当场脸色煞白,晕厥在地,他的心脏差点也跟着停止。等回过神来,手忙脚乱把人扶起,一阵行针推血,运功调息,才堪堪將那人从生死线上拉回来。

  也是把他惊去三魂。

  喻文州被救醒后,一直冷漠,不曾与他说一句话。

  王杰希自知理亏,也不敢再提那事,把喻文州送回房中休息,又在屋内燃了安神的药草,才推门出去,想换去一身血污之气。

  "王堂主。"

  王杰希回过头,见到一个紧身劲服的青年站在门边,正看着他。

  王杰希认识这人,他叫郑轩。与喻文州身边其他亲信不同,此人自幼便与喻文州和黄少天一同习武,除了上下级,更有一层脱不掉的师兄弟关系。但这人向来懒散,若非喻文州的亲令,往往也喊不动他。

  王杰希点点头,从怀中掏出一叠纸,递给郑轩。

  "將此药方交给微草堂的分堂,他们自会把药材送来,到时由我来煎药吧。"

  郑轩接过来,上下看了眼,并无什么特殊,便应下来了。

  "你们阁主……"王杰希皱起眉,"自小体质不好,平日注意莫让他太操劳。"

  郑轩扬扬眉,他可是听说了八卦,阁主病发前,似乎与这位微草堂堂主有过一些争执。但见王堂主一脸憔悴,眼中关切不假,实在看不出个中玄机,便道:"我们是劝不住阁主的。"

  王杰希脑壳发痛,直接道:"让黄少天去劝劝他。"

  郑轩眼里露出些无奈,道:"黄少一直在外,极少回阁里。"

  王杰希气得牙酸,想起那人之前还说与黄少天无关,让他今后不要再提此事,实在偏心得可以,便更胸闷心口堵。

  郑轩见王杰希脸色一阵青白,暗叫不妙,赶紧寻了个理由,飞一般地溜了。

  一点都不像平日围观八卦的画风。

  王杰希又在门前发了会儿呆,才去隔壁专为自己准备厢房,换了身干净的衣服,又折回喻文州房中照料。

  这次的病势来得凶猛。

  原本便是走火入魔有些压不住才急急写信催他过来,结果被这一闹,估计怒火攻心,又伤多几分。他一时清醒一时昏睡,清醒时还端着脾气与他生分,昏睡了,倒诚实起来,王杰希一伸手去探他额头,便用力拽住,死死不肯放。

  王杰希又是心疼,又是懊恼。

  所以之前和这人斗个什么劲儿呢?

  这样来回折腾了八九天,好在王大夫医术高明,对喻文州的旧症也熟,行针草药双管齐下,终是让他度过这次劫。

  只是心神内力耗尽,也是把他累得够呛。

  见喻文州总算稳定下来,王大夫也就不衣不解带侍候着了,与蓝雨阁的下人说好医嘱,便回房换洗一番,先运功行了一个周天,随后栽进枕头睡得不省人事。

  也不知过了多久,恍惚间仿佛有道视线,正灼灼地注视着他。

  王杰希一下惊醒了,睁开眼。

  屋内没点灯,一团漆黑。大约戌时已过,窗外不见天日,唯有沿廊处垂挂的灯笼一盏盏朦胧地亮着。

  床边坐着一人,气息温和沉静。

  王杰希知道是谁,因为他的身体完全没作出任何临危反应。

  他苦笑,倘若有一天喻文州想加害于他,那是不费吹灰之力的事。

  他轻声道:"怎么来了?身上可还好?"

  也许是夜幕遮掩了彼此神色,之前两人间的剑拔弩张被冲淡了不少,又或许是王杰希刚醒不久,嗓音还有些沙哑,寂静里便显得尤其温柔。

  喻文州动了动,往前挪了些,伸手握住了他的手。

  依然是手心冰寒。

  王杰希一下子坐起来,皱眉道:"你坐多久了?才刚好,也不知分寸。"边说着,便掀起被子往他身上盖。

  蓦然,天旋地转。

  那人不知哪来的劲儿,径直扑过来,双手环过他的腰身,將他压在身下。

  没有束起的长发如瀑似的全散落在枕边两侧,属于喻文州身上的王杰希的药草味一刹间全炸了开来。

  如开启死亡之门,將王杰希紧紧囚住。

  "文州……"

  "王杰希。"喻文州缓声道,"四年前你答应与我在一起,此心可有假?"

  "当然不假。"

  "与少天和叶修在一起无关?"

  怎么又是他们?我不是,我没有!

  王杰希只觉巨冤。此时此刻,与意中人同在一床,同覆一被,良辰美景,为何偏偏要提煞风景的话题?!

  但心上人精通察言观色,而且好像非常在意,在意得仿佛他说错半句,下一刻便会啃下来一般。

  于是,他飞快地答道:"自然无关。"

  喻文州又压低几分,灼热的气息已完全將王杰希强势地包裹在他的怀里,这个人,他怎么舍得放手!

  "喻文州?"王杰希突然感到下方有什么抵住他,脸一热,忍不住往后缩了缩,不料被上头那人按住手腕,不许他动。

  老实讲,如今的喻文州,再怎样也不可能制得住王杰希,只是那王堂主又怎舍得以武力去抗衡?

  想都没想过!

  于是,完全处于下风的他眼睁睁盯着喻文州覆上前,吮着他的耳垂,与其缠绵,边低声道:"若我不是当了武林盟主,你可也要随了哪位武林盟主不成?"

  "……"这人到底吃哪门子的醋呢?

  喻文州见他不答,一发狠,直接咬下去。

  "嘶--"王杰希痛哼一声,挣扎着想去摸耳上的伤口,心想若明日被人撞见,真是成何体统。

  "别动。"喻文州低声喝止,又伸出舌尖,温柔地来回舔去伤口上的血痕。

  "喻文州。"王杰希深吸口气。

  "嗯?"喻文州搂着他,懒洋洋地应着。

  "我是喜欢你的。"

  喻文州手下一顿。

  "此情天地可鉴,刻骨铭心,绝不作假。"

  "你若不行,那便躺着,让我来。"

  喻文州支起身,盯住王杰希的双眼。黑夜中,那双瞳眸星辰般明亮,彷如最璀璨的光芒唰地撞进他心扉。

  他的世界,亮堂得再也找不出一丝晦暗。

  他轻笑道:"我行不行,你还不清楚吗?"


  肆

  王杰希醒来时,天才蒙蒙亮,喻文州已不在床边。

  他身上尚有不适,但寻不到喻文州不免有些担心,便随手捞起床边的单衣,披着就往外走。

  夜露未消,晨风料峭,不远处庭院竟隐约传来气劲贯透之声。

  王杰希眉头一拧,急步走去,果见一白衣人影手执银色软剑,剑光影舞,行云流水。

  江湖人只知,蓝雨阁副阁主黄少天一剑冰雨,此世再无旁出,却很少人知道,剑与诅咒的另一位喻文州也是使剑的。

  藏于袖内,轻软如锦,出则神出鬼没,防不胜防。

  王杰希与他相识多年,也仅在鲜衣怒马少年时,见过几回他用剑。

  他本想出言斥止,却猛地一刹那,一簇耀眼的光芒自枝丛叶隙间穿透过来,笔直地落在庭中飞舞的白衣人身上,为他渡上一层柔和平静的金光。

  霞光万道,旭日东升。

  王杰希眯起眼。

  那个人被晨光吞噬,已朦胧得见不清,可偏生他就能在心里一笔一画勾勒出金粉之下的全部真颜,那柔暖之眉,温润之眸,绵软之唇,以及冰冷的手。

  君子有匪,不可谖。

  喻文州一套剑式完毕,反手将软剑收回袖内,转身望向王杰希。

  人背了光,只见得一道人影迎风而立。

  他指着庭外遥远一处,道:"王杰希,当年出门游历,与你初识,回来后曾在师父院外栽下树苗。如今,木已成荫。"

  "我与你,已相识八年了。"

  王杰希一步一步走近他,捏住他的手,因运了内力,手心还带了些湿暖之气。他一言不发,吻住那人,任由彼此气息肆无忌惮缠绵。

  晨晖如星落,徐徐铺满了整一座庭院。

  对影,成叠。


  全文完
  2017年7月30日


写文笔记:
  怎么说呢,古文描写大概是我最最强项的一种描写叭,这次看来似乎还没退化。虽然仔细回忆了一下,我应该是写奇幻魔幻这种乱七八糟的出身,也更喜欢那样的文才对。写古文很舒服啊,大概是有一定的词汇组合限制,下笔时要斟酌的比现代文字多得多,要查的文言资料也多= =,所以写出来后反而看着会更顺眼。不过这文对我来说难度确实不高,人设是存在的,描写也全在控制范围之类,不用挑战一些别的高难度的东西。
  “黎明”是我第一个想用的关键词,之前考虑些喻黄文时这也是一个预定的,大概是很想写出从黑暗而出经历磨难重见光明的一种感觉。这个喻王文的话,其实说是日出东方更会贴切一些,用来暗喻胡思乱想SJB的喻文州和王杰希掰了又复合后,心态上的一种变化。那么隐晦的东西,估计只有站喻王的归心可以看得出来吧,再见.jpg。至于那个及时拉灯的车,OH NO,11说我难得开车居然拉灯要和洗墨阁委员会投诉,我就看看不说话。乖巧.jpg。地摊文学的大纲上并没有这一段的描述,想了半天这两人到底怎么和好的,还真只有车了。
  奈何我的长篇不是古文的……冷漠.jpg
  等下次有机会,想一个设定开个古风长篇吧!
  什么时候能把手上那文走上正途呢!!!

  评论这张
 
阅读(52)|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