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落水無聲

君不見黃河之水天上來,奔流到海不復回

 
 
 

日志

 
 

【喻王喻】天降大任  

2017-08-28 21:51:18|  分类: 原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给妹妹的七夕文。
  这一局真是虐到心肝脾肺都碎掉了,冷眼旁观拆本命真是远远比不上亲身被CP撕本命来得惨痛,狗血到完全想不通这事怎么发生的,只想手动拜拜。
  这种失控,估计也就当年那局新年局的隆米妙才有过。
  一座谈连索皮都不想碰,把黄少塞进辣鸡桶一天,我要缓一缓……
  妹妹的老王也是很惨,这样看来还是掰 is rio吧!为什么呢为什么呢!每次遇到的老王总是那么rio!再这样下去我怒转掰可怎么办!

————————————————————
【喻王喻】天降大任
文/逆风


  王杰希本以为家里有人,结果没有。

  他一手提着个瓜,另一手还拖着他的小行李箱。

  被那人戏称不知是猫窝还是狗窝的地方,像刚结束一场大战似的满地狼藉。

  王杰希想他回来得可能不是时候,他踩着地上的废纸,将拎在手里的黑美人扔进冰箱。

  吃瓜?

  想太多了吧。

  微信的提醒音不断在响,王杰希打开一看,是刚散队的同事在互报平安,不知谁带起的头,清一色刷起了“七夕快乐,爱护小动物,人人有责!”。

  他退出微信群,翻到那人的头像。他们的对话依然止于昨夜,刚收到会议提前结束的通知,他就立即发了一条过去,不过至今没收到任何回复。

  这又是几顿饭没正常吃了?王杰希冷漠脸环视战场一眼,下了个结论。他回去微信群,发了一句“七夕快乐”,也不管心领神会的同事开始嚷嚷起哄,关掉微信开始认命地给某人收拾残局。

  客厅中央的小茶几边,全是草稿纸,茶几上有,地上也有。

  喻文州特别喜欢茶几下铺开的珊瑚绒毯,只要赶活儿,必定要坐在毯上通宵达旦,被他作废的草稿纸随手扔了一地,只等王杰希第二天醒来替他收拾烂摊。

  也是惯的。

  也有发起疯来的时候,明明上一秒人还专心致志注视着笔记本,下一秒却突然一伸手,扣住路过的他的手腕,就往毯上滚。

  王杰希是不懂他,好好的为什么不滚去床上,非要学小猫小狗在地上浪。

  不过,他不抗拒就是了。

  老王心里埋汰着,想了想,还是按下快捷拨号。

  那一头,立即接了电话。

  “……杰希?”

  “在哪儿呢?”王杰希问。

  “在B市呀。”喻文州话音尾藏着轻笑,没有正面回答。也不知身在何处,背景音吵杂得很,却又不像人声,只有一片特别瘆人的飒飒响,闹得王杰希太阳穴直突。

  这人在作什么妖?

  他把满地草稿纸捡干净,扁着头,用肩膀夹住手机,坐在沙发上把草稿纸一张张捋平。

  大致看了眼,应该是蓝雨最近那个项目的设计图。即使大区不同,但王杰希多少也有耳闻,那个合作商是出了名的刁钻刻薄,据说曾把蓝雨的执行副总气得摔门而出,也就喻文州这种人能应付得了。

  他的动作稍大,被手机另一边的人听见了。

  “在忙?”喻文州低声嘟囔。

  王杰希说:“我在家。”

  “嗯?”那边传来“砰”的一声响,像是撞到什么铁板似的,紧接着听见喻文州低哼一声。

  “你干啥呢?”

  “你怎么回来了?”

  异口同声。

  王杰希气笑:“喻文州,我记得昨天就发了条微信,场地原因,会议临时中止,今晚回来。”

  喻文州没回答,大概翻聊天记录去了,片刻才听见他略抱歉说:“我没看到。”

  王杰希把喻文州的稿纸整整齐齐叠放在茶几上,刚想开口吐槽,就被对方抢先了:“既然回来,过来帮我开个车呗。”

  王杰希看了看时钟:“大晚上的,你这是到哪儿去?”

  “出来透个气。”手机那边的杂音不知什么时候消失殆尽,喻文州提不上劲儿的声调就更明显了。

  “这是把我当司机使唤啊?”

  喻文州笑了笑:“天气预报说今晚会下雨,天雨路滑,你开车技术好。”

  “那是昨天,喻总。今天多云转晴,三十五度。”

  “这地方路灯少。”

  “你又没近视。”

  “周泽楷下午讲了个鬼故事,我现在还惊魂未定。”

  “好吧,周泽楷能说出个鬼故事,想一想是挺可怕。”

  “杰希。”喻文州叹了口气,“我喝酒了。”

  就你废话多!已经站在玄关准备开门的男人手一顿,咬牙切齿,他抓起鞋柜上的钥匙,有点凶:“定位开着!”



  他俩的第一次见面,是在集团的年会上。他与喻文州分别作为华北区和华南区的代表出席了宴会。

  当年微草和蓝雨还没走上正轨,业绩桂冠全被华东区的嘉世抢去,南北一致对外,关系还不至于像现在这么水火不容。

  王杰希对喻文州的第一印象倒是不错,八面玲珑,风度仪态一丝不落,一点儿错漏都没给人捡到。喻文州对他的印象也像是极好,年会上不时拉着他讨论上至大区方针政策下至厂房一个小零件的技术改进问题,并一一婉拒了一脸期待过来邀约跳舞的女士们,顺便不动声色替他挡去了所有。

  于是那场年会,微草第一优质男,破天荒一整晚门神似的待着,天煞孤星得仿佛整个世界只剩下个喻文州。

  当然,他也不太在意。

  晚宴次日,集团安排各大区代表到合作的一家度假村游玩,喻文州非常凑巧地又与他分在一个房间。

  三天两夜。

  当时王杰希也没想太多,明明蓝雨来的不止喻文州一人,怎就和他一个微草的分到一起。

  他就是有点头痛,两人独处一室时,对分寸掌控极好的喻文州,什么怪毛病都出来了。

  像完全不符合人设的赖床。早上快十点了还把脑袋埋在枕头里不肯出来,催多几次,那人就睡眼惺忪从被里滑出一条赤裸的手臂,软绵无力、目标精准地一搭,搂住他的大腿,又睡过去了,直把老王同志骇得两只眼都瞪得大大。又比如,喻文州仿佛从不知避嫌二字,晚上洗完澡,随手一条大浴巾围着腰就在套间里走来走去,遇上有邮件进来,更是干脆抱着笔记本直接坐在床上。

  王杰希正襟危坐,不看他。

  他怕控制不好,手贱伸过去,就忍不住把对方压倒。

  王杰希喜欢男人,这事儿几乎没人知道;喻文州很对他口味,这事儿他根本就不敢说。

  他心里有一把火,喻文州这个人,和谁同处一室,都长这样的吗?

  退房那天,王杰希坐在鞋柜旁穿皮鞋,喻文州走过来,弯下腰,想去开鞋柜的门。

  “王组长,麻烦借过一下。”

  借过?借过是什么?

  王杰希还在喻文州刻意压沉的低音里走神,那人已快贴上他的后背,勉勉强强算个拥抱,四舍五入就是亲上了。

  由于今天大部队回程,喻文州也没像前两天一样穿得太休闲,还是选了件白衬衫,半正式,这种白衬衫的诱惑让王杰希只想远远躲开他。偏他还来闹,毫无分寸的接近让王杰希隔着两层布都能感受到男人略高的体温,更别说还残留着酒店沐浴露芳香的气息一时间全包围住他。

  王杰希内心全是飞一般的弹幕。

  他想推开他,可人怂了,不敢动。

  喻文州的动作慢得让他挠心挠肺。王杰希见过他画图,下笔细致、沉稳,非常了不起的基本功,就是有点慢。现在看来,这人不管什么都慢,什么都手残!

  王杰希恨恨地想。

  而还没等他回过神,喻文州把皮鞋提出来,起身后退,贴着他耳边戏笑:“王组长,怎么汗都流下来了,很热吗?”

  轰然,如雷。

  从那天起,王杰希便把喻文州列入一级警戒名单。事实上也没错,之后的几年,蓝雨渐露锋芒,业绩数据年年与微草绞结,他们微草的人对嘉世还没什么,谈起蓝雨就一副要开帮战的模样。

  喻文州与他,一南一北,虽然同在一个集团,但接触的机会并不多。偶尔在转发的工作邮件中一眼看见那个名字,虽与他无关,但仍不自觉地停顿多几秒;又或是在高层微信群里,默默关注着那人的一举一动,哗啦啦的聊天记录中喻文州说上一两个字,他就觉得心情突然豁然开朗起来。

  也是中了毒。

  这些诡异的情绪代表什么,王杰希心知肚明。

  王杰希是个明白人,走的也不是寻常路,当他清楚自己想要什么的时候,就去做了。

  于是又一年的的年会,他们又聚在一起。单身贵族身边永远不缺前来相约的人,他有,喻文州也有。这一回,王杰希先出的手,把来找他的人全部拒去。他抬起头,看见喻文州站在他面前,眯眯笑。

  “王总今天心情不好?推了那么多人。”这个烦人的小妖精如是说。

  王杰希盯着他,盘算着怎么开口。

  “哦……”喻文州眨眨眼,“莫非已经佳人有约?”

  王杰希抿着唇,突然拿起手里的香槟,微微斜身,靠近喻文州,以两人才听得见的声音说:“约吗?”

  喻文州怔了怔,永远波澜不惊的神色难得僵住了。蓝雨的核太惯于掌控大局,对一切胸有成竹,很多事情在他眼里只是顺着预想的走下去罢了。但千算万算,一对一的时候,就没预判到王杰希的这一着。

  “我以为,至少还要等两年才可能听见这句话。”喻文州噙着笑,手中的香槟与王杰希的轻轻一碰,泛动果香的香槟酒在瑰丽灯光下庄重而深沉,“小看你了呀,杰希。”

  天不降大任于我,何必苦我心志,劳我筋骨,在下只想安静吃个瓜。 

  王杰希找到喻文州的车时,已经快晚上十点了,在他脑里只剩下这个想法。

  他低头往车内看,里面没开灯,喻文州趴在副驾驶位上,埋头枕着手臂,也不知道睡着没有。

  王杰希打开主驾驶的门,坐了进去,动静太大,惊动了那个人,喻文州咳了几声,慢慢探出脑袋,直勾勾地瞅着他。

  喻文州的眼睛生得好,总是温润含情,当年就是这双勾魂的眼招引了集团妹子无数,只可惜这人心是冷的。现在这双湿漉漉的眼带了些迷茫懵懂盯着他,王杰希一下子所有情绪都倾倒出来了,只想不顾一切好好哄回他。

  所以嘛,人早就栽了。

  他凑近过去,摸了摸他的额头,没什么毛病,但确实闻到一股淡淡的酒味。

  王杰希气:“你开车出来,还敢喝酒?”

  喻文州不动,由着他动作,嘴里喃喃地说:“喝了酒没想过要回去的……”

  王杰希更气:“好好的不在家待着,到荒山野岭车里过?”

  “一个人在家难过。”

  喻文州说话看似有理,实则颠三倒四,王杰希算准这人是醉了一半。他扶住他的手臂,想把喻文州拉起来靠在椅背上,那人却一个顺势,直接撞进他怀里,鼻子贴住他的后颈,蹭了蹭。

  “杰希。”喻文州嘀嘀咕咕,“我好中意你。”

  王杰希抱着他,觉得自己像抱着个无尾熊,还是天上地下独一无二的那种。

  “喻文州,你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吗?”他说。

  “记着呢。”喻文州侧过头,看着他。

  “我当时就想,你是故意的。”

  喻文州眨眨眼,努力消化了一下,笑了起来:“难道不是你默许的?”

  王杰希沉默一秒,又说了一遍:“就知道你是故意的。”

  很多事情,一叶障目,但潜意识中其实什么都知道。他期待着喻文州的意图,默许了喻文州的放肆,才任由他步步进逼地撩拨,一退再退,最后城池失守。而喻文州,踩着他的底线,一步步地试探,一步步地越过红线,得寸进尺,终于在他的纵容下变得无法无天。

  偏偏他还甘之如饴。

  “我这不是来接你了吗?”牛头不对马嘴似的,王杰希柔声说。

  不知谁先动,两个人就这样吻到一起,不管不顾,不理车外日升月降,只想就这样天荒地老。

  最终还是没喝酒的人冷静一些,推了推喻文州,气有些喘:“你就不能回家再搞?”

  “你怎么那么能忍?”喻文州手往下挪,搂着他的腰,不予置否。

  “不想明天去洗车。”

  王杰希深吸口气,把这醉鬼推回椅上,帮他系好安全带,不理眯着一双勾魂眼的喻文州还在咛喃什么,直接开动掉转车头,直奔高速。



  一进家门,喻文州就喊饿。

  王杰希无可奈何,先给他弄了杯醒酒茶,又去厨房煮了一锅冷冻速食饺子。

  喻文州团坐在珊瑚绒毯上,随手翻着整理好的草稿纸,轻飘飘瞄了王杰希一眼。

  “当初王总怎么说来着,我过来B市,保准我能吃上亲手做的白切鸡。”喻文州一脸搞事,“果然呀,真是日久见人心。”

  三天不打,上房揭瓦!

  王杰希想了想,大概还是天降大任于我,特地派他来收这只妖孽的。

  于是,他淡定地把小锅盖上,在这妖孽再废话之前,扯了过来,继续之前那个未续之吻。

  “那就不要吃了。”


  全文完
  2017年8月28日


【写文笔记】
  没什么好笔记的,流水账、小白文,可能小白文都不算,大概还是心情问题,起笔时候炒鸡不顺,后来才好一些,现代文要废掉了。
  一开始只想写个吃瓜的老王和喜欢撩拨人的喻,刚好碰上七夕,就把七夕也带上了,顺便翻了翻梗,拿了个“同居三十题——接对方回家”的梗来练笔。不过这种梗好难写,怎么写成出彩愁死我了……
  反正这文就不知道写了个什么鬼。= =
  决定甩锅给黄少天!
  黄少:喵喵喵??
  评论这张
 
阅读(45)|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